Home 有趣 如何優雅地帶著倆娃度過一個...

如何優雅地帶著倆娃度過一個長假旅行


兩個孩子,一個半歲女嬰一個五歲男童,大家聽說我們夫妻要帶他們到國外旅行九天,都驚呼災難。 我說前例也不是沒有的,抗戰時期,豐子愷帶著他一家十幾口,在中國走了兩年,不但毫髮無傷,最後還多生了一個。 不過,他是走難,不是旅行。

豐子愷的經驗可以學習的有二:一是斷舍離,他總能在關鍵時刻果斷放棄身外物,包括一間藏書藏畫過千的老宅子;二是聞風而動,他簡直就像蕭紅小說裡的逃難專家馬伯樂,未雨綢繆,先別人而走、不惜任何代價而走,只要人安全。 因此他還真把走難走成了旅行,一路寫日記,分析國民根性,收穫甚豐。

我當然沒有豐子愷先生的超然和智慧,但至少要學到未雨綢繆。 首先,要為一家子的走難――不,旅行,選對一個地方。 我們選擇的是京都和奈良,京都三宿、奈良五宿,除了賞櫻更是為了賞人:相對於東京和大阪,京都和奈良是真正溫良恭儉讓的古風猶存之地,耳濡目染,五歲男孩在這裡學習到了周全的禮貌,從一開始只會大剌剌和人說Hallo,到每一次告別一家餐廳或者博物館的時候他都會點頭說ありがとう(謝謝)和さようなら(再見)。

而老齡化社會的日本,也有它的好處,就是非常稀罕每個兒童。 男孩和小妹妹,一路上收穫了上百句「卡哇伊呢」的讚美,來自老太太、女學生的最多,常常還蹲下來和孩子說一串祝福說話,紋身大漢和職場中年也低頭綻露微笑。 所謂賓至如歸,孩子感受到一個友善的環境,自然會正向判斷這個世界,擁有健康的價值觀。

其次,安排好大人小孩都滿意的遊玩。 我和妻的興趣在於古都的世界文化遺產,各種寺廟神社博物館,但五歲男孩當然對這些沉靜古奧的東西無感,於是在京都我們為他安排了一天去京都鐵道博物館。

他從兩歲就是火車迷,坐過國內的高鐵也坐遍了香港的各種火車地鐵輕鐵,平時就沉迷在YouTube流覽各種外國火車視頻,最喜歡的就是日本的新幹線列車,也因此學會了「sin-gan-sen」的日文發音――他唯一一個懂得的日語詞彙。

如果你有一個男孩,要安排日本的親子游,鐵道博物館是最佳選擇。 他四歲時我就帶他去過東京旁邊琦玉市的鐵道博物館,除了學習科技和歷史,更重要的是感染一種情懷,巨大的車庫裡陳列著數十列真實的上世紀各個時期的著名火車,走進任何一輛都像時空穿越一般,孩子一下子感受到歷史與未來的交錯。

相對於琦玉鐵道博物館,京都鐵道博物館對孩子的關照更為周全,同樣是巨大的鐵道模型,它設計了一條只准小孩進入的隧道,讓孩子可以鑽進去置身穿梭交織的鐵道網中,看著一列列模型火車在眼前耳邊十釐米處呼嘯而過,孩子們瞬間變身哥斯拉怪獸,興奮無比。 另外兩個餐廳,一個直接置於老式餐車裡提供鐵道便當,一個擁有弧形大觀景窗,可以直接看到旁邊京都站開出開入絡繹不絕的真火車。 還有十多個駕駛室操作臺,都是可以讓小孩直接操控。 這樣就耗掉他半天的精力和時間,爸媽得以喝杯咖啡談談剛剛在三十三間堂古寺瞻仰過的菩薩海。

玩與賞並重,第二天安排去嵯峨野嵐山也是一樣道理,早早托日本友人預訂了嵯峨野登山小火車的雙號連拍位置――單號是貼著山邊的,雙號可以縱覽保津川峽谷與花樹。 聽著蒸汽火車在小軌道的節奏鏗鏘,看著峽谷裡已經有千年曆史的木舟漂流,男孩感到的是春之力。 至於山上的名刹天龍寺,難得的是開放多間禪修室和方丈室給遊人入內參觀和休憩,於是一群小男孩自然扮演忍者玩了起來,而媽媽可以靠坐在柱子前,一邊看著名的夢窗疏石枯山水一邊哺乳。

說到哺乳,對於一個半歲小嬰兒來說,旅遊的確毫無意義,只不過換一個環境吃和睡而已。 但是這次旅程也有為她的考慮,因為半歲已經進入練習翻身、坐甚至爬的階段,一般的酒店大床軟且高、地毯有塵蟎,都不適合嬰兒摸爬滾打,但在奈良,輕易可以訂到日式的大和室,榻榻米硬中帶軟,把嬰兒往上一放,基本不用管她,隨意滾爬。

旅途上營造一個自由自在的空間,對孩子尤為重要,不然他只會鬧著回家。 同時,時間也要適當放空,不可能像青年人那樣即興漫遊也不能像中老年鴨子團那樣趕景點。 因為我留了充裕的時間,也想著以後還會再來(京都就是第二次來),所以我們每天最多隻安排去兩個景點,而且一動一靜,讓孩子可以感受這種節奏。 每天上午基本都在酒店裡,和孩子回憶前一天的所見所聞,這是一個很好的學習時機。

因為男孩最喜歡西遊記,恰好這次古都之旅巡禮的佛寺大多數都有古佛像的特別展覽,引導他辨別哪些是西遊記出現過的神佛,觀察中日形象的細微差別,不但是他的學習,也是我們鍛煉藝術敏感的自修。 奈良藥師寺有大畫家平山郁夫的大型壁畫《大唐西域壁畫》連作,繪畫著玄奘取經所經歷的七處勝地,我們帶著男孩在巨幅浩瀚風景中尋找唐僧的蹤跡,他浮想聯翩,我們也乘機向他講述了爸媽年輕時在絲綢之路遊歷的故事。

只要不把旅行變成趕熱鬧的折騰,我非常贊同你帶著你的孩子遠遊,找一個天時地利人和的文明國度,讓他從小暢放胸懷,學會與文化相異的人相處,他長大後就不會變成一個心胸狹隘的排他利己主義者,為了換取這一點難得的公民教育,多辛苦,也值得。

編者注:本文插圖皆為作者提供



文章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