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有趣 文科生負責抒情,理科生負責...

文科生負責抒情,理科生負責抬杠


三四月間,嶺南地區各處羊蹄甲盡數開花,開成滿目白晝焰火,開得全城如雲似霧,開得像潛伏多時忽然全線冒出,沿街載歌載舞。

羊蹄甲們的歡慶儀式稍歇,木棉登場。

木棉又叫紅棉,最漂亮的木棉花開起來正紅色,雖然它們大多數是橙紅色。

還有個別名叫做攀枝花,也叫英雄樹,大喬木,夠年頭的木棉樹可以長到二十多米高,壯碩挺拔舒展,的確是生來就自帶主角光環的樹。

大英雄的造型還是受歡迎,木棉花除了是廣州市的市花,還是攀枝花市的市花,臺灣高雄市的市花。 身兼的代言責任不少。

紅棉開花時不見葉,枝幹挺拔巍峨,滿輟拳頭大的花朵,花落時斤兩十足。 有好幾趟,看著落地的花犯嘀咕,這一朵的重量起碼有半兩吧? 撿回家去曬乾,是五花茶裡的一種,說是能祛濕。 舊時說五花八門裡的五花,也有木棉花一份,寓意治病的行當。

最早稱木棉為「英雄」的是清人陳恭尹,他在《木棉花歌》中形容木棉花「濃須大面好英雄,壯氣高冠何落落」。 陳恭尹,又號羅浮布衣,廣東順德龍山鄉人。 清初詩人,與屈大均、梁佩蘭同稱嶺南三大家。 又工書法,時稱清初廣東第一隸書高手。

晉代葛洪《西京雜記》裡說西漢時,南越王趙佗向漢帝進貢木棉樹,「高一丈二尺,一本三柯,至夜光景欲燃」。

葛洪是誰? 大號抱朴子,三國方士葛玄之侄孫,當時人稱小仙翁。 曾受封為關內侯,名著《肘後方》。 大嶺南的羅浮山之所以出名,因為那是葛洪當年隱居煉丹地。

對了,據報導,諾獎得主屠呦呦說,她是在東晉葛洪《肘後備急方》一書中看到「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漬,絞取汁,盡服之」的說法,才恍然大悟不能加熱青蒿。

葛洪的老婆鮑姑,晉代廣東南海太守鮑靚之女,著名神醫兼中國首位女中醫,善艾灸:「每贅疣,灸之一炷,當即愈。 不獨愈病,且兼獲美豔。 」人稱鮑仙姑,至今在廣州越秀山下香火鼎盛的三元宮,最早可是她修道行醫的地盤。

這對神仙伉儷說起來都是原籍江蘇,卻和嶺南有偌大淵源。

琢磨半天,西漢年間那麼大木棉樹當時怎麼全須全尾從廣州運過去西安的;換個想法,則是木棉樹相當經得起折騰。

木棉開花落盡之後,滿樹就開始掛著手雷般的物事,叫做蒴果,再過一陣,滿樹新綠,開始飄絮,絮裡裹著小小黑色的種籽,風過時捲動速度挺快,想撿還得追著跑。 以前的阿嬸們除了撿木棉花回家,棉絮也有人撿,說是集回去做枕芯。

和粵地大有淵源的傳說還有木棉袈裟。 說是在南北朝時,達摩奉命來到中國傳播佛教,就帶著木棉袈裟,原本是釋加牟尼的金縷袈裟。 佛祖拈花,迦葉微笑,是為有禪,從迦葉往下傳,傳到菩提達摩,是第28代。 所以菩提達摩屬於西天禪宗二十八祖。

達摩從水路來,先到的廣州。

現在的下九路附近設有繡衣坊碼頭,一千多年前那裡是珠江古岸,達摩是先在這兒登岸傳教,結草為庵。 那片地方的幾條街叫做「西來初地」。 正經是路名。

幼時有同學住華林寺旁邊,暑假時留下位址讓小同學們去玩,當時就很奇怪他們家怎麼會住「西來初地」,很奇怪的名字。 摸了半天,一班人最後是找到了華林寺,在廟門口等他來領我們。

一直記得當年是摸了好幾條巷子才找到那裡去的,什麼西來正街、西來後街、西來新街、西來西街、西來東街,轉得我們暈頭轉向,一堆密集的巷子和民居把華林寺圍得幾乎密不透風,只有摸進去了,寺廟的周圍才稍稍空曠一些,可以透一口氣。 當時寺旁不遠有老榕樹,有老人家坐在樹底下乘涼和喝茶。

似乎現時廣州還有管華林寺叫西來庵的――這位中國禪宗的初祖菩提達摩,在西來初地結庵居住,就是現在的華林寺,再到光孝寺住下講學,光孝寺門內東邊的洗缽泉,是達摩洗缽的一口深井。 他是後來才去嵩山少林寺面壁的。

《五燈會元》裡說,達摩是見到了佛學強烈愛好者梁武帝,聊了一陣的。

梁武帝:「朕即位以來,造寺、寫經、度僧不可勝數,有何功德? 」

達摩:「並無功德。 」

……

求梁武帝心理陰影面積。

聊完天之後,禪宗初祖達摩抬腿走了。 他渡長江時,傳說中的動圖特別好看,叫做「一葦渡江」。

一百四十一年後,禪宗六祖惠能來到廣州法性寺,口吐金句:「不是風動,不是幡動,仁者心動。 」法性寺,就是今天的光孝寺。

說來說去,繞回到木棉袈裟上。

在一篇名為《廣州歷史上的木棉》的考據論文裡說,古代稱謂木棉的有三種植物:

一種是紅瓣黃蕊,枝幹高大的攀枝花,即今兩廣的紅棉;



文章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