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大陸 政知圈 | 曾蔭權因何被入...

政知圈 | 曾蔭權因何被入罪? 廉政公署權力究竟有多大?


作者 | 高語陽

來源:政知圈(wepolitics)

正值香港特首選舉期間,關於參選政客的消息不絕於耳,不過,這兩天,香港地區的頭條卻是關於前任香港特首曾蔭權。

2月17日,曾蔭權被控在任期內涉嫌接受利益及行為失當,經過28天的審訊後,9人組成的陪審團裁定三項罪名中的第二項——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罪名成立。

曾蔭權因此成為香港歷史上遭刑事起訴的最高級別官員,也是首位遭廉政公署起訴和被判定有罪的前行政長官。

據瞭解,根據香港的《刑事訴訟程式條例》,上述罪名的最高刑罰是監禁7年及罰款。

被指控三項罪名

對於曾蔭權,大家並不陌生。

他是香港回歸後的第二任特首,他在1967年入職香港政府,1997年香港回歸後擔任財政司司長,2001年出任政務司司長。

2005年3月10日,在第二屆任期內的時任香港特首董建華因身體原因辭職,曾蔭權在行政長官補選中當選,並于當年6月21日由中央人民政府正式任命並就任特首。

曾蔭權成為了香港特別行政區第二任行政長官,任期至2012年6月30日結束,任職長達7年。

現年72歲的曾蔭權此次被控三項罪名,包括一項行政長官接受利益罪和兩項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 2月17日,由8男1女組成的陪審團以8:1裁定曾蔭權第二項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成立,並以9:0裁定第三項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罪名不成立。

根據《陪審團條例》,陪審團至少要達到8:1或7:2的大多數裁決才能形成裁決結果。 由於第一項行政長官接受利益罪並沒有達成裁決,高等法院法官已經准許曾蔭權保釋至2月20日下午兩點半,之後再返回法庭處理後續法律問題。

被裁定罪名成立的第二項控罪指曾蔭權曾在2010年11月2日至2012年1月20日間,擔任行政長官及行政會議主席的公職,在行政會議舉行會議商討批准雄濤廣播有限公司(後改名香港數碼廣播有限公司)提交的多項申請期間, 曾蔭權沒有向行政會議申報或披露自己曾與雄濤股東黃楚標商議租賃一個位於深圳東海花園的三層複式住宅物業的往來。

根據終審法院在過往的案例,構成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的主要元素,包括涉事人為公職人員,在擔任公職期間或與擔任公職有關的情況下,借作為或不作為而故意作出不當行為。 也因此,即使不涉及受賄或獲取任何金錢利益,也可能被視為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行。

廉政公署歷時3年調查

除了已經成立的一項罪名外, 另外一項不成立的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是指曾蔭權于2010年12月至2011年7月期間,建議將建築師何周禮根據香港授勳及嘉獎制度予以提名,但他並沒有向相關機構披露,自己曾聘用何周禮為前面提到的租用住宅做室內設計。

而第一項指控,也就是尚未達成裁定的罪名,行政長官接受利益罪,是指曾蔭權曾接受前述住宅的整修和裝修的利益,以此考慮雄濤公司提交申請數碼廣播牌照、交換調幅廣播牌照,以及申請由李國章出任其董事兼主席這三項申請時的報酬。

這三項罪名是香港廉政公署經過近3年的調查確認並作出檢控的。 事發最早要追溯到2012年,曾蔭權擔任特首的最後一年。

2012年初,有媒體報導曾蔭權夫妻出席澳門賭場的春茗,在現場發現有記者後離席。 隨後又被爆出乘坐富商私人飛機前往泰國和日本,並乘坐富商豪華遊艇從澳門返港。 曾蔭權準備2012年特首任期結束後定居深圳,並租住深圳東海花園一複式住宅,但該住宅被披露業主是雄濤公司股東黃楚標。

2012年2月28日,香港廉政公署宣佈,決定立案調查行政長官曾蔭權有沒有觸犯「防賄條例」或公職人員行為不當。 香港廉政公署直接對特首負責,調查特首對於廉政公署是「破天荒」,是其成立38年以來首次。

當年3月1日,曾蔭權出席立法會答問大會時說:「我承認忽視了時代轉變後公眾期望也跟著改變,對公職人員有更高的要求,一連串事件已經使公眾傳媒輿論、各位議員以及公務員同事感到憂慮,也動搖了市民對香港制度的信心,我為此鄭重向公眾致歉。 」他解釋說,自己乘坐私人飛機、遊艇等均已經付費,並放棄租住深圳東海花園住宅。

監禁外還有啥影響

這次曾蔭權的一項罪名已經確認成立, 除了前面提到的面臨最高7年監禁和罰款外,據香港媒體報導,曾蔭權的大紫荊勳銜有可能因此被剝奪,並且他的公務員退休長俸也可能受影響。

可能有讀者對大紫荊勳銜和長俸並不瞭解。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首先說一下大紫荊勳銜,香港有授勳及嘉獎制度,其中,大紫荊勳章是香港特區授勳及嘉獎制度下的最高榮譽,表揚畢生為香港作出重大貢獻的人。

大紫荊勳章自1997年7月以來,每年均頒授一次,人數不等,但在2003年和2004年出現空缺,直至曾蔭權上臺後的2005年再次恢復頒授。 曾蔭權是2002年獲得大紫荊勳章,當時他還沒有就任特首。 目前,獲得大紫荊勳章的獲得者還包括李嘉誠、李兆基等人,今年計畫參選特首的林鄭月娥、曾俊華等人也曾獲得該勳章。

另外一個就是長俸制,2003年以前,香港一直仿照英國的公務員退休金制度實行長俸制。 長俸制主要針對有一定任職年限的高級公務員,按照長俸制的計算方法,如果公務員能夠稱職、清廉地退休,他就可以一次性領取上百萬甚至上千萬港幣的退休金,而且以後每月繼續領取相當於原工資60%至80%的退休金,直到死亡。

據香港媒體報導,根據當時在政府體制下的退休計算,港幣曾蔭權最多可獲取港幣約1200萬退休金,並每月獲長俸港幣約8萬。

不過,一旦公務員在職期間違規,他的長俸退休金就很有可能被政府剝奪,同時一切優厚待遇都會被取消。

後來,長俸制給香港財政造成很大負擔,2003年,香港開始推行公務員公積金計畫,公務員退休時,政府將按照公務員的工作年限、職務等一次性發放退休金,不再像先前的長俸制一樣每月另發退休金。 不過,新計畫只適用于1987年7月1日以後受聘的公務員,在此之前受聘的公務員仍舊適用于舊計畫。

資料 | 財新網 新華網 香港特區政府官網

校對 | 李喆

背景閱讀:

香港廉政公署在進行了三年的調查之後,認為雖然大部分的指控都缺乏證據,但是曾蔭權仍然涉嫌兩項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 這兩項行為失當都與那套深圳「豪宅」有關。

雖然曾蔭權曾經先後表現自己每一次受邀都有「原則」:必定在無任何利益衝突的前提下才考慮接受,並按照特區政府的既定機制辦事,自己從未想過從中得到利益。 但是,一些市民、議員以及廉政公署並不接受其「無任何利益衝突」的說法。

上世紀70年代以前,香港社會貪污狀況非常嚴重。 連消防隊救火也要給黑錢,否則消防員到場後會按兵不動,看著大火吞噬一切。 一位後來在廉署反貪風暴中被治罪的名叫的香港警司曾有一段著名的供詞:「貪污在香港員警隊伍中已成為一種生活方式,就像晚上睡覺,白天起床、刷牙一樣自然。 」1973年,涉嫌貪污420萬港幣的香港總警司葛柏在被調查期間成功脫逃出境,引起了香港社會的極大憤慨。 已對貪腐忍無可忍的香港市民走上街頭,展開了聲勢浩大的「反貪污捉葛柏」大遊行。

時任港督麥理浩認為,委派高級副按察司百里渠爵士成立委員會對此案進行徹查,百里渠隨後發表的著名的「百里渠報告」指出:「除非設在香港警隊內部的反貪污部能從警方脫離,否則大眾永遠不會相信政府確實有心撲滅貪污。 」該報告得到麥理浩的認同,在其推動下,1974年2月15日立法局通過《香港特派廉政專員公署條例》,宣佈成立一個「與任何政府部門包括警務處沒有關系的獨立的反貪組織」,即香港廉政公署(Independent Commission Against Corruption,ICAC)。 廉署成立後短短數年,香港便躋身全球最清廉地區之列。

香港廉政公署宣稱其使命為「肅貪倡廉」,對於貪污的態度,基本上是零容忍。

以打小「蒼蠅」為例:據某廉署官員回憶,他經辦的案件中,涉案金額最少的才10元錢。 上世紀80年代初,一名無證小販送給員警價值10元的手錶以求免遭罰款,剛好被正和女友約會吃飯的廉署官員看見,最終該名員警被法院定罪並罰款5000元。

至於打大老虎:不只香港「一哥」被調查,「二把手」及廉署「一哥」都曾被調查,前者——前政務司司長、全國政協常委許仕仁因涉貪污案被廉署調查,獲刑7年半,後者——廉政專員湯顯明被指兩次宴請到訪的內地官員,席間有茅臺、XO,平均每人消費額過千。

廉政公署被定義為獨立于員警和法院之外的司法力量,廉政公署的首長為廉政專員,直接向特首彙報。 根據《廉政公署條例》、《防止賄賂條例》、《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等法律,廉政公署擁有獨立調查權,包括搜查、扣押、拘捕等,必要時亦可使用武力,而抗拒或妨礙調查者則屬違法。 同時,廉政公署的人事和財政獨立,不受其他部門制約,廉署工作人員也不屬於公務員編制,進而了保證廉政公署的獨立性和打擊貪污的力度。

習慣「潛規則」的大陸人有過「水土不服」的案例。 一位2001年來港定居的內地婦女,于2009年獲得分配一個公屋單位,在高興之余,寫信給房署的一名助理文書主任表示感謝。 還隨信夾附了一張100元的港幣,表示讓這位助理文書主任買水果吃。 香港廉政公署接到舉報後,逮捕並起訴了這位婦女,最後她被判刑3個月。

從社會背景來看,廉政也是香港民心所向:2016年民意調查結果顯示,香港98.5%的受訪者表示在過去12個月未有遇過貪污,只有1.2%受訪者表示曾經遇過貪污,是三年以來最低。 調查亦發現受訪者極不容忍貪污。 以0分代表「完全不可以容忍」,10分代表「完全可以容忍」,受訪市民對貪污容忍度的平均分為0.7分,和前一年的0.6分相若。 調查亦發現99.2%的受訪者認為維持社會廉潔對香港的整體發展至為重要。 發言人指,這反映誠信已成為香港根深蒂固的核心價值。

國際反貪組織「透明國際」公佈的2016年度調查中,香港的廉潔度在全球176個國家和地區中排行第15位,較上一年的排名上升3位。

由此所見,「香港勝在有你同ICAC」,並非一句口號。



文章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