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大陸 那件叫做「勇鬥劫機男,拯救...

那件叫做「勇鬥劫機男,拯救數百乘客」的小事

0


澎湃新聞記者 段彥超

曹紅國(左三)  微博@京華時報 圖

「這不是剛好被咱碰上了嗎,很平常的事。 」3月20日下午3點,在河南省鄭州市,曹紅國坐在涼亭裡接受記者採訪。 接到朋友電話,曹紅國有些不好意思,婉拒了好友要來看望的想法。

當地時間3月18日早晨七八點,在埃航從阿迪斯阿貝巴(注:埃塞俄比亞首都)飛往北京的 ET604 航班上,曹紅國參與制服撞擊駕駛艙門的暴力男子,臉部和鼻子受傷,受到眾多網友點贊。

據中國航空工業集團公司官方微信公眾號「中航工業」消息:「暴力男子因被老闆開除,心生怨念,想拉著一飛機的人陪葬! 想來後怕不已,要不是曹紅國等人挺身而出,要不是大家不顧安危擒住歹徒,萬米高空中幾百人的生命安全將不堪設想! 」

公司同事們的朋友圈異常熱鬧,大家紛紛點贊曹紅國的義舉。  圖片來自「中航工業」微信公眾號 

38歲的曹紅國身材高大,皮膚黝黑。 常年在國外工作的他,再過兩個月將成為第二個孩子的父親。 他沒想到,自己機緣巧合下會成為網紅,感覺「很不適應」,他希望事情儘快過去。

曹紅國

「我被他壓在下面」

澎湃新聞 :事發時什麼情況?

曹紅國:我是3月7日到肯雅出差的,回來時,飛機在埃塞俄比亞轉機,當地時間3月18日淩晨兩三點起飛的。 飛了有五六個小時吧,我在飛機前部分坐著,大家都睡得迷迷糊糊的。 我上了個廁所回來,剛眯一會,看到空姐很著急,從機頭過來,對我說「please help」,我一看肯定是緊急事,就跟著她走了。

澎湃新聞:為什麼是對你說? 其他人沒醒嗎?

曹紅國:估計是看我剛上廁所回來吧。

澎湃新聞:你看到了什麼?

曹紅國:我跟著空姐走過貴賓艙,看到一個四十歲左右,身高約一米八的男子正在用腳踹、用肩膀撞駕駛艙的門,看起來精神不太正常,旁邊,有一個二十八九歲的小夥和一個老人在勸,小夥趁男子不注意,拽住了男子手裡的東西(後來知道是玻璃杯), 男子就開始打小夥,我想也沒想,就上去了。

澎湃新聞:怎麼控制住男子的?

曹紅國:他反抗很激烈,我抱住他的腿,一下子大家就都倒了,我被壓在最下面。 後來,機長也從駕駛艙裡出來,我們三個合力摁住他,用飛機上的捆綁帶把他手、腳捆住。 空姐們也幫忙摁。

澎湃新聞:這個時間長嗎? 老人參與了嗎? 沒有其他空少嗎?

曹紅國:過程很快。 老人沒有參與,當時有四五個空姐但沒有空少。

澎湃新聞:後來呢?

曹紅國:沒想到,他把捆綁帶掙開了。 我們又去控制他,他亂踢亂咬,這次折騰了一二十分鐘,才把他控制住。 他臉朝下,機長就一直摁著他,他反抗,機長就用膝蓋頂他,不反抗就不頂。

澎湃新聞:你的臉是啥時候受傷的?

曹紅國:不知道。 後來發現受傷了,問題不大,一點擦傷。

澎湃新聞:還有其他人受傷嗎?

曹紅國:機長受傷了,我看到他左胳膊流血了,後來飛機緊急迫降巴基斯坦,員警把男子帶走了,醫生給機長做了包紮。

澎湃新聞:飛機在巴基斯坦停了幾個小時?

曹紅國:四五個小時後,把男子的行李給取走了。

澎湃新聞:這個男子在飛機上喊了什麼?

曹紅國:他一會說中文,一會說英文的。

不希望當「網紅」

澎湃新聞:事發時你還在感冒發燒?

曹紅國:事發前3天發燒,40度,上飛機時基本不燒了。

澎湃新聞:你愛健身?

曹紅國:是的。 在國外的時候,有時候舉舉啞鈴什麼的。

澎湃新聞:機長的那封感謝信主要是什麼意思?

曹紅國:就說我協助他們遏制一名暴力乘客,並在與其搏鬥時受傷。 說我在説明機組人員/全體乘客安全抵達北京中發揮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請接受機組的誠摯謝意。

澎湃新聞:同事們怎麼知道這事的?

曹紅國:我當時想著受傷了,沒法跟同事、家裡解釋。 在巴基斯坦迫降後,我給領導打電話說了這個情況,到北京已經是夜裡十一點,晚點五六個小時,同事們接到我,把這個事擴散出去了。

澎湃新聞:你的個人情況能介紹下嗎?

曹紅國:2001年我從大學畢業後,到了位於河南省一家水利水電集團工作。 2004年開始被派到國外,先做設計,後做專案管理,任埃塞俄比亞區域經理部副經理。 2011年辭職到中航國際成套公司(位於北京),任高級專案經理、尚比亞分公司的總工程師,負責一個大型水利、路橋專案,去年4月專案結束調回國內。

澎湃新聞:常年在國外,很少回家吧?

曹紅國:一般每年可以請一個月的假,都是專案不施工的時候。

澎湃新聞:家裡有孩子嗎? 想念孩子怎麼辦?

曹紅國:有個讀初中的兒子。 很想念,想的時候就打電話。

澎湃新聞:你什麼時候回家(鄭州)的?

曹紅國:到北京後,第二天早上坐高鐵從北京到的鄭州。

澎湃新聞:回來沒和妻子講嗎?

曹紅國:沒有。 她還有一兩個月要生了,她開車去地鐵口接的我,問我了,我說在國外摔倒了。 她不知道這個事。 今天記者們找到社區,物業和她一說,她還很奇怪,說誰見義勇為了。

澎湃新聞:今天接到很多電話?

曹紅國:是啊。 很多,電話、微信,很多同學、朋友都在問。

澎湃新聞:對一些中國遊客在外被指素質低的報導,你怎麼看?

曹紅國:能理解。 不文明的人哪兒都有,中國人口多,現在又走出去比較多,從事的行業也不全是高端,體現出素質不高也正常,但確實需要提高素質。

澎湃新聞:應該是首次成為「網紅」吧,有什麼感受?

曹紅國:不太適應,希望是一天就過(去)。

澎湃新聞:你怎麼看自己這次的行為?

曹紅國:這不是讓咱碰見了嗎。 很平常的事。


本期編輯:彭煒軒




文章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