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知識 男人的我養你! 從歷史角度...

男人的我養你! 從歷史角度看,當然是情話

0


一個男人對女人說,我養你啊! 算不算是情話,有點小小的爭議。 其實放在中國的語境裡,真的不好絕對的否定。 自古以來,男人養女人,女人要靠男人養,已經成為真理性的常識。 在一般情況下,一個男人說要養一個女人,多半是要娶她,為她負責終身。 大聲地說出來,不僅是情話,而且是愛的誓言。

古代,男人贍養妻小,是天經地義的責任,如果能盡這個責任,別的方面馬虎一點,也就算一個好男人了。 即使在今天,一個男人說他掙錢養老婆。 有人會指責他說的不對嗎? 宋代以後,纏足之所以能在中國被推行開來,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這個養字。 父母即使含著淚,狠著心,也會給女人裹腳,全然不顧女兒撕心裂肺地疼痛。 因為他們知道,不這樣做,女兒就可能嫁不出去,嫁不出去,就沒有人養了,女人後來的生活,就沒有著落了。

當然,這種養,是建立在男權話語的基礎上的說法。 在這個基礎上,女人的勞動,從生兒育女到家務勞作,都是不被承認的。 一個家庭,請個女傭做家務,無論古今,都得付費。 但是,自己的女人在家裡做同樣的事兒,卻沒有人給錢,不僅不給錢,連估值的必要也沒有。

更何況,在古代中國,很多地方的女人,不僅幹家務,而且外面的活計,從養殖到田作,都是由女人來幹。 南方由於女人要下水田,所以纏足這事兒,就不能那麼認真了。 男人為了偷懶,大腳婆也能接受了。 只有縉紳之家的女孩,才必須裹腳,而農家常見大腳婆娘。

历史资料图:缠足妇女 歷史資料圖:纏足婦女

即便是這樣,很多除了喝喝老酒,打打小牌,曬曬太陽的男人,號稱也在養女人,擔著養家糊口的責任。 常見的說法是,他們是幹大事的,比如蓋房子,做大買賣。 可是,一個農家,一輩子能蓋幾次房子呢? 大買賣,一次機會都沒有。 可是,這樣的人家,女人居然也承認,她們是被男人養的。 男人女人都認帳的話語,才叫男權話語,否則,只能叫做男性話語。

中國最早的婦女解放運動,叫做不纏足運動,或者天足運動。 這個運動,在最初的時候,跟女人基本無關,無非一幫大男人在折騰叫喚。 折騰這場運動的先進中國人,想法很簡單,女人不纏足了,就可以把女人解放出來,讓她們做男人的工作,甚至替男人去當兵打仗。 如果女人跟男人的比例是一半對一半的話(其實當年女人能有百分之三十幾,已經不錯了),就等於解放出來一倍的工作力,那麼,中國的富強,豈不指日可待了嗎? 我曾經把戊戌維新期間的進步報紙《湘報》翻了個遍,裡面所有的不纏足言論,都是這個調調。 不消說,這些先進分子,對當年中國女性的勞動狀況,如果不是根本不了解的話,就是根本無視。 可悲的是,後來幾輩子的先進中國人,也都是這副德行。

幾輩子的中國改革者或者革命者,骨子裡都是富國強兵主義者。 解放女人,充其量不過是富國強兵的一個副標題。 讓女性出來像男人一樣工作,自己養自己。 對女性的解放,不是沒有價值,但問題是這樣的解放,一樣無視女性勞作的價值。 我們父母這一代出來工作的女性,很明顯要比她們的男性同事,多了幾倍的工作量。 即使出來工作了,家務事還是她們的。 男人下班了,可以喝喝茶,抽抽煙,打打牌,但女人卻得忙裡往外。 這些家務活,都跟養家無關,付出,也沒有人認帳。 所以,女性即使出來工作,晉升也難。 一個女人,要想得到單位的認可,非得在把家務活包了的前提下,比男人在單位裡幹得還好才有可能。 如果不是鐵姑娘,真的沒戲。

历史资料图:被称为铁姑娘的一代人 歷史資料圖:被稱為鐵姑娘的一代人

五四時期,魯迅先生關於「娜拉走出之後」的憂慮,當然是有道理的。 但問題是,即使經濟獨立,女性也走不出家庭。 連魯迅自己的愛人許廣平,一個新的知識女性,原本完全可以經濟獨立的,跟魯迅結合之後,也變成了家庭婦女。 而且他們一起,還要養著另外一個女人朱安。

當今之世,事情已經發生了變化,從男性不再羞于做家務,到無論男女,都不會做家務了。 養了孩子,丟給老人拉倒。 但是,能被男人養著,依舊不是個丟人的事兒。 肯養,也有能力養的男人,只要贍養費給的足夠的多。 養幾個,有些女人也不怎麼太在意。 這世界,的確有不肯跟別的女人共用一個男人的女人,但是也不能裝著看不見,還是有大把的不在乎這個的女人。 在富有階層中,小三小四的現實,一點都不扎眼。 跟千年前的中國相似,能養,而且肯養的男人,還是能被女人接受的。 至於其他的,就是小節了。

不能否認,經過被某些西方學者認為的女性解放的黃金時期的中國,其實骨子裡的觀念,變化不大。 女大學生的嚴重就業歧視,其中一個關鍵因素,是全社會對女性在生養方面的付出和勞作,沒有認識。 一提到養,還是古代的舊套路,男的女的,全認帳。

在這樣的前提下,一個男人,肯養,而且高供給的養女人,當然是情話了。 在女性這邊,也是一樣。

原標題:一個「養」字的尷尬



文章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