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知識 社會企業與 NGO 有什麼...

社會企業與 NGO 有什麼區別?

0



在我看來,Social Enterprise與NGO的區別在於以下兩點:

1. 可持續 – Sustainable
2. 可擴展 – Scalable

為了方便大家理解,我在這裡講一個親身經歷的小故事…

在波士頓的時候,很有幸與我的合夥人一起深度參與了MIT的Pure Home Water專案。

這個專案的發端其實是一個很簡陋的發明專利,簡單的說就是用土燒製成陶器,而這個陶器是可以滲水的,可以作為淨化水的濾芯。 (如下圖所示)

可惜這種發明在美國是沒有任何實用價值,不過當時MIT的一個老師(不是教授)Susan Murcott看到其能説明非洲極窮國家解決飲用水污染的問題, 決定以慈善(NGO)的方式向她比較熟悉的一些非洲國家提供這項技術。

這個技術看似很簡陋,但是其實在非洲很實用。 由於非洲的飲用水源缺乏保護,水源地常常遭到糞便和動物屍體嚴重污染。 居民又沒有將水煮沸後再飲用的習慣,於是腸道傳染病在這裡高發,嚴重影響當地人的生命安全。 這裡的居民多數屬於赤貧,每天的生活費用不足1美元,當地基礎設施也非常薄弱,不可能建立大型淨水設施(即使有,也沒電… ),所以這個問題一直能難解決。 而這個看上去不起眼的陶罐,卻很管用,它可以有效的過濾掉細菌等較大顆粒,是一種很有效的且有針對性的水淨化方案。

Susan老師很激動,決定發揚國際主義精神,去救助那些飽受腸道傳染病摧殘的加納人民。 漫漫不歸路就按照下面的路徑開始了:

1. 她與另外一位慈悲為懷的MIT教授一起湊了10萬美金。
2. 她在瓜地馬拉找了一個現代化工廠,按照要求生產這種陶罐。
3. 志願者們帶著這些生產好的陶罐到了加納開始白送…

這時候大家發現了嚴重的問題…

首先,這幫來自Harvard/MIT的精英志願者們到了加納才發現,這些陶罐白送都沒人要。 因為在交通較為便利的港口城市附近,基礎設施都還湊合,居民對這些用來過濾水的陶罐沒有什麼需求。 再加上,由於去到內陸地區交通不便,所以絕大部分NGO都在港口城市附近活躍。 而他們當中的大多數,就是把從歐美攢來的各種物資在這裡發完就了事了。 所以志願者們在擺攤宣傳的時候,就受到了很多當地人的奚落,不少人過來瞅瞅,就嘲諷道「下次能不能帶點好東西來」。

而當大家覺得這不是事兒,需要往北部內陸地區挺進的時候。 交通問題撲面而來,沒有高鐵,沒有高速公路,甚至連公路都沒有只有土路的地方,如何帶著這批陶罐進去呢? 唯一的方案是雇傭當地的牛車,結果顛沛流離很多天,打碎了很多陶罐,到了內陸地區。 大家又傻眼了,找不到人流聚集的地方… 神馬? 沒有集市? 看看衛星地圖先…

最後備受打擊的志願者們花光了身上的最後一毛錢,也只送出去不到60個陶罐… 當初制定的宏偉目標一律拋諸腦後了,唯一徹底完成目標就是把初期募集的10萬美金徹底花完了。 Done.

接下來的兩年裡,投入的善款是一年比一年增加,但是受惠的加納民眾卻沒有明顯增加,眼看專案就要徹底歇菜了,Susan老師在絕望之際找到了我在VC & PE課上的隊友,一個加納望族的公子Gordon博士。 我們倆當時的課堂Project是作為Social Venture Capitalist去尋找一個有前途的公益專案,把它改造成Social Enterprise.於是很快,我倆就作為董事會成員進了Board,接下來就開始了我們對Pure Home Water的徹底改造。

那既然要當做企業來做,常識告訴我們,第一件要改變的事情,就是不能再白送東西了(嗯,我們沒有用互聯網思維,因為那裡也沒有互聯網… )。 那如果要賣的話,使用者所要付出的成本就成了一個非常棘手的問題。 對於這些日均生活費不足一美元的赤貧人群來說,你該收多少錢他們才願意接受呢? 不知道… 按照當前的運作方式來看,平均一個送達給使用者的陶罐的成本超過了1500美元… 天哪,在美國喝波蘭春能喝1000瓶了…

一開始,我們試圖跟代工廠還價… 結果發現是徒勞的,即使是訂貨量大幅度提高幾個數量級,成本下降也很有限。 再者說,製造成本也並不是這200美元的大頭… 運輸和運營成本才是… 多希望淘寶能在加納開起來搞江浙滬9.9包郵…

看來直線思維不行了,我們做了一個大膽的嘗試。 就是直接在加納北部的貧困地區生產如何? 什麼? 沒有代工廠? 呃… 土法煉鋼行不行呢? 於是,我們做了一套手冊,教當地的農民企業家建了這樣的工廠…

天哪,工廠連電都沒有也行? 周圍一條公路都沒有,甚至連土路也都是人走的多了一點而已…

結果是令人吃驚的。 由於我們徹底轉變的玩法,由過去的地推送東西的模式,變成了加盟創業的模式,這幫比煤還黑的農民企業家不僅大幅度降低了成本,更是對當地的市場瞭若指掌。 該去哪裡賣,賣多少錢,跟什麼產品一起賣,用什麼樣的話術教(hu1)育(you0)使用者,那是比我們的白人精英們強多了。 最關鍵的是,我們也從無腦撒錢模式,轉變成了興許可以自給自足的Social Enterprise模式。 而我們需要做的,就是寫好SOP,再給企業家們一點點啟動資金,模式就可以自行運轉了。

接下來的事情,就是這樣的土作坊在加納遍地開花,後面的幾年間,Pure Home Water以這樣簡陋但可持續可擴展的方式為加納窮人提供了超過10萬個這樣的淨水設備…

而這些還都不是白送的… 25美元一套設備哦,有些地方還可以分期…

看到了嗎? 從過去10萬美元只能送出去60套,進步到在當地可以自給自足,而且覆蓋了10萬家庭,約50萬民眾受益… 我覺得這就是NGO與Social Enterprise的最關鍵區別。

1. 可持續 – Sustainable
2. 可擴展 – Scalable

來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耘財科技狄升

【知乎日報】千萬使用者的選擇,做朋友圈裡的新鮮事分享大牛。
點擊下載

此問題還有 9 個回答,查看全部。
延伸閱讀:
國內比較靠譜的 NGO 有哪些?

從公益事業中賺錢,合理嗎?



文章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