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大陸 農婦誤喝百草枯無藥可救,禁...

農婦誤喝百草枯無藥可救,禁售的「死神」農藥究竟是從哪兒來的


澎湃新聞記者 陳卓

時間一分一秒度過, 江蘇南通七旬老人黃紅珍的生命卻在一點一點走到盡頭。

6天前,患有阿茲海默症的黃紅珍,因誤服了村裡的農藥「百草枯」,輾轉多家醫院無解。 在多家醫院的醫生都表示「無藥可救」後,家人們無奈放棄,回到海安縣南莫鎮沙崗村的家中。

看著老伴黃紅珍痛苦「等死」,丈夫劉長松後悔不迭,一遍遍怪自己:「當初為何沒有看緊她? 」

他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百草枯」水劑由於劇毒難解,早在2016年7月1日便被禁止在國內銷售和使用。 他想弄明白,村裡的百草枯到底是從哪兒來的?

南莫鎮派出所一位工作人員對澎湃新聞表示,藥水是村裡統一賣的,具體情況還在調查中。

黃紅珍誤喝下的「百草枯」藥瓶。

誤服「百草枯」

黃紅珍的兒子劉金宏、侄子劉金東向澎湃新聞講述了當時的情況。

4月3日下午5點過,劉長松與老伴黃紅珍做完農活兒,拖著農用三輪車,從田裡走回家。 劉長松在前面拖車,黃紅珍在後面推。 由於老伴「腦子有些問題」,家裡人必須時刻注意著她,幾十年來日子倒也過得安穩無虞。

但誰也沒想到,那天黃紅珍離開劉長松視線大概5分鐘,便出現了「意外」。

劉金東說,劉長松正在前頭拖著車走著,一回頭,看見黃紅珍嘴邊有水吐出來,趕緊上前看,發現她手裡還緊緊握著一個外包裝是「百草枯」的瓶子,和她常喝的六個核桃矮罐包裝有些相似,裡面還有些液體。

這一幕在後來得到在場鄰居的證實:田頭一輛三輪車上放著一瓶除草劑,黃紅珍經過時,拿起便喝了下去。

劉金宏說,母親准是把這藥當成水或飲料喝了。

劉長松當時雖然慌了神,但見妻子沒什麼反應,也不確定她喝下的是否是農藥。 兩三個小時過後,黃紅珍開始嘔吐,家人趕緊將其送往附近的沙崗村衛生院。 又因醫院條件不足,隨後先後將她送往南莫鎮醫院、轉到海安縣人民醫院洗胃,1個小時後又連夜轉到南通市第一人民醫院。

4月4日一早,南通市第一人民醫院的醫生和護士們告訴劉金宏,「治不好」,勸他們回家。

家人便又將其轉回海安縣人民醫院,當日上午,海安縣人民醫院也下達病危通知書,在黃紅珍下午的出院記錄上寫著,出院診斷:百草枯中毒、阿茲海默症、低鉀血症,「患者病情重,預後差,死亡不可避免。 」

海安縣人民醫院的出院記錄上寫著,「患者病情重,預後差,死亡不可避免。 」

回家後,劉金宏回憶,母親一直處於亢奮狀態,在屋裡門外走來走去。 到了6日下午,其母親突然出現了呼吸困難,「指著胸部對我們說,我這邊疼,這邊疼。 」

被禁的藥水從哪裡來的

看著母親「一天天遭罪等死」, 劉金宏心中氣憤難當,他想要弄清楚,到底是誰還在使用這早已被禁的農藥?

據公開報導,百草枯(Paraquat)也叫對草快、克蕪蹤、巴拉刈,最早由英國帝國化學工業集團(世界最大農藥企業先正達SyngentaAG前身)研發出來的除草劑。 一經問世,以其優異的除草特性風靡全球。

但是,對於人體來說,百草枯是一種尚無解藥的死亡之水,10毫升便可致死,如果不及時採取恰當的治療措施,早前統計平均死亡率一般在90%以上(隨著醫學進步,現今死亡率有所下降),死亡過程漫長而痛苦。

公開報導稱,據估計,在被禁用前,每年因為百草枯中毒致死的人數約為萬人以上。 其中,一大部分誘因為一時興起的自殺念頭。

也正是因此,2016年7月1日,百草枯水劑迎來了國內禁令,停止水劑在國內銷售和使用。

「可現在,南莫鎮沙崗村還依然有人在使用。 」4月5日和6日,劉金宏和家人找到村裡和南莫鎮有關部門,想搞清這瓶百草枯到底從哪裡來的?

南莫鎮信訪辦工作人員謝金鳳告訴劉金宏,「百草枯」是村裡的,村裡會給予補償。 4月8日中午,謝金鳳告訴澎湃新聞,他正在開會,1個小時後再說。 截至發稿,他尚未對此作出回應。

劉金宏說,據他們瞭解,這瓶藥水是村支書邵茂頃家裡賣的。 7日,記者聯繫上邵茂頃時,他回應說:「不要打電話給我,我不會回的。 」

南莫鎮派出所一位工作人員對澎湃新聞表示,藥水確實是村裡統一賣的,但具體情況,還在調查中。

7日,劉金宏說,母親已經不能進食了,說話變音,「毒素已經腐蝕了她的喉嚨、舌頭。 」

8日,劉金宏說,醫生剛剛告訴他,母親病情惡化,就要死了。


本期編輯 酈曉君



文章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