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大陸 周航怒懟樂視背後:提易到融...

周航怒懟樂視背後:提易到融資方案被拒,已入夥雷軍投資公司


澎湃新聞記者 張梟翔 包雨朦

一場突如其來的互撕, 扒開了網約車平臺易到的資金鏈困局,也將易到創始人周航和大股東樂視的矛盾曝光。

4月18日,一名接近周航的知情人士對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記者表示,周航確實已經淡出了易到,但看到最近樂視資金斷流,擔心殃及易到,他又出面協助管理層尋找投資人,多次跟投資人溝通到深夜。

但顯然溝通的結果並未能讓各方滿意。

4月17日晚間,周航在網路發佈了一份《對近期易到相關問題的聲明》,直指「樂視挪用易到資金13億」。 他還在《聲明》中敲打樂視,「期待樂視團隊能夠清晰看待當下的危機,接受外界合作夥伴已經提出的建設性方案,迅速、徹底地解決好易到面臨的現實問題。 」

對此,樂視方面反擊稱,周航所謂「挪用13億」的指責,「用心險惡,已涉嫌誹謗」。 此外,樂視也在回應中提及,周航此時拋出聲明,是為了影響公司正常運營,企圖從中牟利。

「現在的劇情太狗血,實在沒意思。 」前述接近周航的知情人士說。

易到周航、樂視賈躍亭、已從樂視離職的樂視汽車聯合創始人丁磊合影。

那麼,周航為什麼會在此時拋出聲明,他現在和易到到底算是個什麼關係,易到的資金鏈和運營狀況又到底怎麼樣?

「有資本想進是真,周航入主是扯」

周航拋出聲明的時機可謂非常微妙。

4月18日,北京、上海數百易到司機上門提現。 不少司機提及,易到的提現難問題,主要是春節後才出現的。 而據澎湃新聞記者瞭解,雖然司機提現的週期明顯拉長,但每天仍有固定的提現資金放出,且易到相關運營部門也在正常運作。

對於這次爆料的初衷,周航在《聲明》中的說法是,易到所面臨的並非簡單的債權債務糾紛,而是可能會引發妨礙社會穩定的群體性事件,「因此,我作為易到用車的創始人,代表易到的初創團隊以及所有使用者,強烈呼籲現在的實際控制人——樂視和賈躍亭先生,能夠優先站在社會責任的角度,妥善處理好易到的問題。 」

但樂視方面則稱,身為易到創始人、CEO的周航,卻在此時拋出聲明,反刺一刀,打著維護使用者利益的旗號,實則在司機和乘客端製造恐慌,引發擠兌,誤導公眾,試圖製造群體性事件,影響公司正常運營,企圖從中牟利。 此舉堪稱農夫與蛇的現代版。

周航能從中牟什麼利? 說法之一是,周航試圖趁樂視資金會難,聯手外部資本回購易到。

一名易到中層對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記者稱,周航曾在辦公室裡說,他就是想和別的資本聯手。 他出局了嘛。 本來把(易到)股權賣了,現在又想聯合別人一起「趁人之危」。 但周航提議的方案遭到了樂視的拒絕,「(周航提出的)價格太低了。 就是趁(易到)缺錢,所以賈總很生氣。 」

在4月17日發佈的《聲明》中,周航也提到,期待樂視團隊能夠清晰看待當下的危機,接受外界合作夥伴已經提出的建設性方案,迅速、徹底地解決好易到面臨的現實問題,「我們也相信樂視最終會做出明智的選擇。 」

不過,前述接近周航人士則對澎湃新聞稱,「有資本想進是真,周航入主是扯。 」

2015年10月,樂視汽車拿下易到70%的股權,成為後者的控股股東。 當時有說法稱,樂視的投資是7億美元。 最新的天眼查資料顯示,周航目前仍持有易到運作方北京東方車雲資訊技術有限公司25%股權,系第二大股東。

周航入夥雷軍? 已是順為資本投資合夥人

更為戲劇性的,是周航的多重身份角色。

在4月17日的聲明中,周航表示,隨著樂視入主易到,易到及相關公司法人的變更已在2016年6月完成。 他本人已逐步平穩地退出了易到的實際管理層角色。

其實早在去年9月,周航就曾在一次公開活動之後表態,他在易到的角色,越來越像一個支援者…… 關注一些相對來說重要但是沒有那麼緊急的事情。

不過,在4月17日的反擊中,樂視卻強調,截至4月,周航依然在易到領取CEO的工資、並報銷相關費用。 易到即將召開董事會,討論對於周航的處理,並就上述行為追究其法律責任。

淡出實際管理,但並未離職,這似乎應是周航在易到的一個狀態。

更為關鍵的是,外界頻傳的周航已經加盟順為資本,並非空穴來風。

一名知情人士對澎湃新聞記者表示,周航確實已經加盟順為資本,但他在順為是投資合夥人,關係較為鬆散。 不是管理合夥人。 「換句話說,你要出點錢,也能成為投資合夥人。 」

澎湃新聞未能聯繫到周航對此置評。

如果此事屬實,那可能面臨爭議。 因為順為資本的創始人、董事長,正是樂視的資深冤家、小米董事長雷軍。

官網資料顯示,順為資本創立于2011年,管理三支合計17.5億美元的美元基金和10億元的人民幣基金。 出資人主要來自于主權基金、家族基金、基金中的基金及大學基金會等國際頂級投資機構。 重點關注互聯網,移動互聯網,高科技行業以及互聯網與其他行業結合所帶來的變革。

前述易到中層對澎湃新聞記者稱,周航有可能已經加入(順為資本)了吧。 單位(易到)管理不嚴,你也可以加入另外一個組織,基金本來就是一個鬆散的組織。 至於這樣是否有違職業操守,或者兩份工作之間是否存在利益糾葛,就不合適了。

「那邊是小米,這邊是樂視,這兩家本來就有不少問題(過節),這就不太合適了。 」這名易到中層說,「我覺得周航應該再等一段時間,等易到的問題解決之後,他再出來說這些,那他就是一個漂漂亮亮的退場。 」

數百名司機聚集到易到北京、上海的辦公地點「討債」。

易到的出路:融資或樂視幫忙

眼下,周航、樂視互撕,部分易到老臣身份尷尬。

一名易到元老在事件發生後,發了一條朋友圈,「不發聲吧,雖能自保但眼看著幾十萬人即將圍攻出大事;發聲吧,肯定會被罵成忘恩負義狼心狗肺;好難選擇! 取小我還是求大義? 這得需要多大勇氣?! 」

話裡話外,透露出的是對易到現狀的擔憂。

易到用車成立于2010年5月,是國內第一家網約車平臺。 起步階段獲得多方資本青睞,但到了2014年左右,當滴滴與快的等後起之秀借著資本的東風,大肆補貼搶佔市場之際,易到卻一再錯過融資時機,漸漸落後于競爭對手。

直到2015年迎來樂視的入主,易到也開始加入補貼大戰。 憑藉高額的「充值返現」,在國內網約車市場中也爭得一席之地。

按樂視方面4月17日披露的資料,樂視已投入近40億元資金及大量生態資源,支援易到發展。

不過,隨著資金鏈問題集中爆發,樂視已經難以抽身支援易到。 4月18日,北京、上海數百名司機上門「討債」即是表現之一。

「司機提現難,春節前這個問題就存在。 易到一直在控制事態的發展,希望在事件擴大前能夠解決掉。 但周航搞了這一出,就沒辦法了。 」前述易到中層這麼說。

據澎湃新聞瞭解,目前北京、上海兩地的易到司機,從易到方面獲得的承諾提現週期分別是16天和31天。

易到內部人士稱,現在易到給司機提現的錢主要還是樂視給的,「只能採取延緩政策,本來明天應該提現的錢,但明天沒那麼多錢,只能將時間拉得長一點,來錢了給一點。 樂視給錢都是比較大的一筆地給。 」

至於此前融創中國董事長孫宏斌領銜的資本方對樂視系的百億投資,前述易到內部人士對澎湃新聞稱,「孫宏斌的錢的去處,我不知道,那是樂視的。 但孫宏斌的錢,給之前就約定了用途。 」

按今年1月融創和樂視方面達成的協議,融創中國(01918. HK)將以150億元的價格入股正在資金危機中的樂視系。 融創將入股樂視系的三塊資產,上市公司樂視網、樂視影業、從事電視業務的樂視致新。

下一步,易到將如何解決司機的提現難問題?

前述易到內部人士給澎湃新聞的回應是,「問題肯定能解決,但是不是指望著周航解決,周航也解決不了,只能指望融資,二是樂視的幫忙。 」


本期編輯 酈曉君



文章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