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生活 孫儷的大女主迷局:曾經成就...

孫儷的大女主迷局:曾經成就你的,終會成為你的天花板


寫在前面的話:

正值“那年花開”熱播之際,有一波觀眾卻在網絡上對孫儷發出了不一樣的聲音,那就是,這部劇哪裡演的是週瑩呢,分明就是孫儷她自己,並將這部劇視為“聰明的孫儷3.0”,甚至放話孫儷重蹈靳東的覆轍,陷入到“大女主”的人設不能自拔。

在我看來,倒未必是孫儷主觀上想要陷入“大女主”人設,但從客觀來看,七年前的孫儷出道八年來頭一次遭遇到尷尬的瓶頸期,她頂住了壓力與質疑,接拍了“甄嬛傳”,後來證明這一突破是無比成功的,而恰恰是這一成功,又預示著今天的她不得不再次面對第二次尷尬的瓶頸期,那就是“大女主困局“。

說到底,演員終歸只是這個世界上萬千職業的一種;而今天孫儷遭遇的,或許就是很多職場人並不陌生的“職業天花板”現象。

想要弄清楚職業天花板現象,我們就必須知道一個規律,邊際效用遞減。

舉個最簡單的例子,在你最餓的時候,第一個饅頭的效用最大,越往後饅頭的充飢效用越來越少,直至邊際效用為零(吃飽),甚至邊際效用為負(吃撐甚至吃吐)。

在“甄嬛傳”之前,宮鬥劇也有不少,不過裡面的劇情太過簡單粗糙,裡面的女主人公並不需要費太大的力氣,就會有些莫名其妙的好運,所以一時間,很多女孩都奢望自己能夠穿越到古代,圓滿自己的權貴夢。

直到“甄嬛傳”的出現,才讓人見識了何為“真正的宮鬥”,一度掀起了宮鬥劇的高潮,很多女孩突然明白,想要在后宮生存,是多麼考驗智商的一件事,所以那時,很多人都會戲謔說:“就你這智商,在甄嬛傳裡活不了兩集”云云。

而“甄嬛傳”裡的孫儷,著實讓電視機前的觀眾感受到了兩米八的氣場,同時也能感受到這位“孫娘娘”的用心與認真。

比如得知眉莊難產而死後的踉蹌與仰天長嘯,彷彿隔著屏幕你都能感受到主人公撕心裂肺的痛苦;比如面對失勢的皇后那一絲輕蔑而意味深長的微笑,讓人不寒而栗;還有眼淚在眼眶裡打轉的隱忍和不甘。

 

接拍“甄嬛傳”之前的孫儷,已出道八年,經紀公司開始安排她進軍大銀幕,她拍了“機器俠”,“越光寶盒”,“畫壁”等,合作的腕儿都不小,但口碑並不好,靈氣在這些戲裡被消磨的一干二淨,事業陷入瓶頸期。

後來的事實證明,“甄嬛傳”這部戲成為孫儷演藝生涯的一個巔峰,也成為寒暑假各大電視台輪番播放的經典劇之一

然而誰也沒有想到的是,在“甄嬛傳”之後,儘管孫儷對劇本精挑細選,並且每年也只接一部戲,但後面的戲,卻很難再達到“甄嬛傳”的高峰。

“甄嬛傳”裡孫儷的演技,感受一下〜

每個人都在努力突破自我,只是越成熟越敬畏偶然。

說到這點,就不得不提及另外一個規律,所謂努力和成功之間的關係。

實際上,努力和成功之間,並不是遵循線性關係。

此外,除了努力,一個人想要成功,更離不開運氣的因素。

2000年的周杰倫可以輕鬆地每週寫出20首歌,且每首都膾炙人口,而現在的周杰倫很難再寫出當年的那些歌來,心境變了,環境也變了,聽眾的口味也在改變。

同樣的道理,孫儷在第一段職業瓶頸期的時候,是“甄嬛傳”救了她,這是後話,當初她在拍攝的時候,是全然沒有料到的。

在娛樂圈,成功有時候會來得匪夷所思。

人們很難說清,如果當年不是趙薇扮演小燕子,換成另一位演員,小燕子這個角色還能否火遍兩岸三地,變得家喻戶曉,而趙薇因此獲得了與年齡及表演經驗極為不相稱的,巨大的成功。

有時候成功來的就是這麼突然,而與此同時,壓力和非議會如同洪水一般向你襲來,如果一個人的心智無法成熟,則很容易迷失。

演員陳坤也曾經歷過這種一夜成名,甚至他一度感到惶恐而害怕,直到有一天,他意識到“自己只是一顆被上帝選中的石頭,如此而已。”

拍“玉觀音”的孫儷那時剛出道,受到的質疑和壓力一點也不少,按照她的話說,她會緊張到滿臉冒痘痘,根本不知道該如何應對外來的壓力。

到了“甄嬛傳”的時候,她的心態已漸趨成熟。

“質疑和我無關,我只要拿出作品和角色就夠了,不用言語去辯解,有時候言語反而是最沒用的。”為了全心演好這部戲,她推延了和鄧超的婚期。

而到了今天的“那年花開”,想必作為專業演員的孫儷在接劇本之前,也是經過了慎重考慮的,她或許比誰都清楚也更渴望褪去“孫娘娘”的痕跡,給到觀眾一個全新的展現。

上為剛出道的“小燕子”趙薇,下為“玉觀音”時期的孫儷。

職業天花板,往往和刻板印象密不可分。

前面說了,演員無非只是萬千職業的一種,既然屬於職業範疇,每個演員尤其是有了名氣的演員,往往難逃“天花板”的宿命和窠臼。

因為事實上,任何職業都會有服務對象,而服務對象對你是有刻板印象

比如一名財務人員在老闆的心裡就該是一個嚴謹細緻的職業形象,如果你過分出挑,或者幽默有餘,他人是很難去改變自我認知,他們往往會認為,是你不符合TA內心的預期和期待,那麼一定是你出了問題。

所以,“以發展的眼光看待他人”本身就有個極為重要的前提,那就是這個看待他人的人本身心胸足夠開闊,見識足夠深遠,並擅長積極關注。

事實上,對演員這個職業而言,它的直接服務對象是廣大觀眾,而觀眾對一個演員是有刻板印象

最典型的例子,在“紅樓夢”中飾演賈寶玉的歐陽奮強,就是因為刻板印象,再演什麼也無法被觀眾認可接納,導演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啟用歐陽奮強嘗試其他角色,所以很遺憾,作為演員的歐陽奮強一輩子都走不出“賈寶玉”的角色陰影,後來只能轉型,走上了導演的職業之路。

還有個例子,那就是在“渴望”裡扮演王滬生的孫松,由於把王滬生這個角色演繹的太深入人心了,後期他也嘗試過其他角色,然而很可惜,始終沒有辦法突破觀眾腦海中的“王滬生”印象。

這是非常無奈卻無法撼動的事實。  

上為歐陽奮強版的賈寶玉,下為王滬生扮演者孫松。

好比觀眾根本想像不出來如果換成劉濤扮演甄嬛,她會如何演繹進宮前的不諳世事;也無法腦補出如果換做周迅扮演羋月,又如何去展現黑化後的陰狠囂張。

所以,不是孫儷自己非要一意孤行去扮演此類“大女主”戲,只是觀眾對她的霸氣十分買賬,只要是孫儷出演的戲,基本上不會是傻白甜女主,怎麼著都會和“逆襲“,”反轉“,”千辛萬苦“等這樣的詞彙連接在一起。

這無疑是一個演員最大的成功,但不幸的是,這恰恰是一個演員職業生涯中最大的瓶頸和障礙

反觀這個社會中的其他職業,哪個不是如此呢?

人生哪來一勞永逸,每個人都要投身到時代變化的洪流中去

在這部“那年花開”的電視劇裡,有人依舊能從孫儷飾演的週瑩身上看見甄嬛的蛛絲馬跡,或者說,孫儷演什麼其實都帶著濃濃的個人色彩,它們都應該有一個統一的名字,叫“聰明的孫儷”系列。

這到底是演員的成功還是失敗?

如果你缺乏個人色彩,在這個明星輩出的年代裡很容易被人忽略,連出頭之日都沒有,比如美的毫無死角的景甜,即便演了好幾部女主戲,但不知為何依然無法被人銘記,恐怕和其沒有特點不無關聯;如果你具有個人色彩,在一部叫好叫座的作品問世之後,你今後所有的作品都會被人認為是之前的升級版,始終無法超越最開始的那次成功。

重要的不在於外人怎麼評價,而是在於你自己怎麼看待。

孫儷在接“那年花開”的時候,據說也是顧慮重重,礙於導演的面子看了一下,沒想到就看進去了,“看了三遍之後,確認自己很喜歡這部戲,才接了“。

其實,自從“甄嬛傳”之後,作為演員的孫儷或許隱約察覺到,自己的演藝事業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巔峰,不管她是否願意承認,對於高標準嚴要求的她而言,後面的路其實並沒有那麼樂觀。

 

“羋月傳”的高開走低就是一個明顯的例證。

她比誰都清楚,再這樣下去,恐怕真要被詬病為“戲路單一”了。

對於出道早,起點高的孫儷來說,這是絕對不允許出現的。

在這部戲裡,她拿出了十二分的態度與認真勁兒,試圖給自己的演藝生涯帶來一次全新的突破和反轉,讓觀眾通過週瑩的塑造見證一個不一樣的孫儷

“那年花開月正圓”裡,孫儷一直在努力突破〜

她很在意各種細節,網上流傳個段子,說導演讓她躲在花園裡假裝往外望,她蹲在那裡一直糾結:“這樣看不到啊”;比如有人偷聽牆角,如果說話人的餘光都能看到那個人,又如何能偷聽到呢?

對細節的苛求,展現出孫儷對演員這份職業孜孜不倦的追求。

所以相傳導演丁黑找她拍“那年花開”的時候對她說了這麼一句話:“孫儷,現在能給你比肩的人沒有了。”

問題在於,當一個人在職業生涯中做到了無人比肩的程度,正是觸及到天花板的時刻,而這個時候的天花板不是別人,恰恰是你自己。

正如人們很難再對專業演員孫儷抱持“差不多就行了”的預期一樣,他們渴望孫儷通過演繹帶給他們耳目一新的角色與挑戰,而這樣的呼聲越高,其中的甘苦冷暖只有孫儷自己明了。

不過換句話說,這些年孫儷的打拼和為人詬病的“用力過猛”早已給自己積累了厚實的基礎和底氣,她在職業之外的愛好一個也沒落下,瑜伽,書法,繪畫,育兒等等,都讓人們看到了新時代下,一個積極奮進的女性可以做到怎樣的極致。

“那年花開”的英文名是“沒有黃金可以留”,翻譯過來便是“好花不常開,好景不常在。”

有一天,屬於孫儷的銀幕時代終會成為歷史。即便如此,我們也有理由相信,一個名叫孫儷的女人,依然會在這個世間享受著屬於她的幸福人生

作者簡介 趙曉璃,職場作家,職業生涯諮詢師,領英(鏈接)個中國專欄作家著有“怕麻煩才是你最大的障礙”,“請停止無效的努力”; 2017年新書“停止盲目努力:你的人生需要再設計“熱賣中微信公眾號。”璃語職美人“(crystal_words),新浪微博@趙曉璃。

責任編輯:斯賓塞格格



文章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