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生活 讓我們都學會適當地“背叛”...

讓我們都學會適當地“背叛”自己



相信我,哀傷過後,必然迎來生命之自由自在的絢爛。」

前兩天,有個讀者給我留言,說此刻的她非常痛苦,原因是她的父母堅持讓讀大四的她考研深造,而她自己則很喜歡創作,想要做編劇。

她說自己從小就是個很乖的孩子,明明小時候很喜歡羽毛球,但是卻聽從了父母的建議,學習彈鋼琴,放棄了進入省羽毛球少年隊的機會。而現在,她不想再聽從父母的意見,但是也不知道怎麼反抗,她用了這樣一句話描述了她的感受:感覺自己要爆炸了。

這個讀者並不是個案,有很多很多人,終其一生,都是在努力地將自己活成別人的期待。

這位讀者的來信,讓我想起了華裔作家武綺詩的長篇小說“無聲告白”,它講述了一個發生在普通美國五口之家的悲情故事。

父親詹姆斯是一個華人,出生在唐人街,來自美國最底層的家庭,經常看見滿面污垢做著雜工的父母,遭受白人的羞辱。於是,詹姆斯發誓,終有一日,他要躋身到美國上流社會。

他果真做到了,考取了哈佛博士,娶了美國的白人為妻。但是與此同時,他的潛意識裡也一直在努力證明他沒有做到,他總覺得自己的黃色皮膚,讓周圍的人從未把他看成是一個真正的美國人。

為了尋找身份的認同,詹姆斯甚至還出軌他的亞裔助理,以獲得優越感。

在詹姆斯的三個孩子當中,他最喜歡的是老二莉迪亞,因為只有莉迪亞繼承了母親的藍眼睛,看上去像一個真正的美國人。

莉迪亞是個很乖的孩子,從小就不會和自己的父母說“不”為了不讓父親失望,明明沒有朋友,她會用語音助手裝作和朋友通話;母親希望她能繼承自己的想法,成為一名女醫生,她也表示願意接受。

她從來沒有問過自己想要什麼,一直在努力實現父母對自己的期待,以獲得他們的認同。

後來,母親離家出走,父親發生外遇,這讓本來就活得很辛苦的莉迪亞深感安全感支離破碎。隨著青春期的來臨,學業難度增加,她開始覺得滿足父母的願望有多麼艱難,但是她最終還是選擇了妥協,內心的反抗情緒無處釋放,最後屍沉湖底。

莉迪亞是自殺,但是真正的兇手,卻是來自父母的期待。這把刀並不鋒利,甚至外包裝上會常常冠上“愛”的字眼,讓人無法反抗。

每個人的體內,其實都住了三個“自我”,一個是生命最初,不能被清醒意識的“本能的自我”,一個是此時此刻的“現實的自我”,還有一個就是我們希望成為的“理想的自我”。

如果這三股力量能夠目標一致,和諧相處,那麼我們的內在就是健康有力量的;但是如果它們互相抵抗,無論誰輸誰贏,其實最後傷的都是自己。

莉迪亞“現實中的自我”,實際上就是一個被剝削了自由意志的,完成父母希望的囚徒,而她自己“理想中的自我”是激情的,奔放的,自由的。

當這二者之間發生巨大的衝突,莉迪亞尋求不到外力協助解決的時候,她最終只能選擇通過毀滅的方式讓內在的自我歸於寂靜。

你有沒有像莉迪亞這樣的情況?內心有兩個小人在打架,一個是怯懦的,膽小的,而另外一個在拼命掙扎,不想順從那個怯懦膽小的自己?

你知道那個怯懦,膽小的自己,是如何來的嗎?

它實際上是由一個又一個“聲音”塑造的。

這些聲音可能來自你的父母,在你很小大的時候,他們就習慣性地說:你怎麼這麼笨,我怎麼會生了你這麼一個廢物兒子!

這些聲音可能來自社會的主流價值觀,它這樣說:成功才是唯一值得追求的東西,而有錢是成功的唯一標誌。

這些聲音也可能來自你的老師或者領導,它說:你這個人這麼內向,很難和別人搞好關係,將來的發展成問題啊!

……

這些聲音,都來自你無法反抗的“權威”,久而久之,你只能選擇屈服,認同這些聲音,把它們內化到你的體內,從而構成了你對自己最核心的認知:你覺得自己很笨,很內向,又因追求成功不得而深感痛苦。

也正是因為你的潛意識認同了這些聲音,你在行為上也會開始讓自己去證明這些聲音是對的,從而進一步加強,使之成為現在的你。

但是,你有沒有想過,你真的像你自己認為的那樣又笨又內向,能力弱爆了嗎?

美國哈佛大學教授布賴恩在泰德做演講的時候說過一個很有意思的事兒,他說自己平時是一個很內向的人,他最愛的事情就是窩在家裡的書房裡看書寫東西,他最恨別人找他出門去玩耍;但與此同時,他在課堂上又相當的外向,他為了讓同學們能夠被他吸引,他經常在課堂上穿插一些小段子,逗得同學們哈哈大笑。

這件事情的好玩之處就在於:在布萊恩看來,他自己是“內向的”,但是在他的學生們看來,他肯定是個“外向逗乙型選手”。

這個小故事告訴我們, 內向或者外向,其實都不是絕對的,它們在不同的場景中,是可以變化的。同時,正如布萊恩一樣,你對自我的認知,很可能並不像你自己想的那麼正確。

笨,內向,能力弱,這些來自外界的聲音,其實都是別人強加於你的,它們未必是真實的你。

當你選擇對這些聲音大聲說:我不認同它們就無法去建構你影響你,而你也可以更加自由地,去成為自己想要的樣子。

想活出自我,而非活成他人的期待,本質上是要與自己潛意識的反抗力量做鬥爭,這等於是讓一個自己殺死另外一個自己,注定是血腥而艱難的。

在這趟探險裡, 如果你找不到抵抗潛意識的方法,不妨試一下下面這個“撕標籤”的想像力訓練,學著去“背叛”一下熟悉的自己。

假設在你看來,你自己是一個內向的,膽小的,能力很弱的人,而你理想的自己是一個陽光自由強大的人,那麼你不妨閉上眼睛,想像自己內心貼了三個標籤:內向,膽小,能力差。

接下來,對著“內向”的標籤,你想像自己做了一件不內向的事兒,比方說你主動邀請同事或朋友一起看電影,然後把內向的標籤撕下來;

接著你面對“膽小”的標籤,你想像自己做了一件大膽的事兒,譬如你向喜歡的人表白了,或者主動給領導提了一些工作上的意見,然後把膽小的標籤撕下來;

最後面對“能力差”的標籤,想像自己做了一件很牛掰的事兒,譬如每天堅持跑5公里,堅持了一年,然後撕下最後這個標籤。

完成這些想像之後,睜開眼睛, 感受這些標籤都被你撕下了,你不再被這些評價限制了 ,去感受你的變化。

當然,訓練並沒有結束,接下來, 你要在現實中去完成那些在你想像中設想的事情,也就是說,你真的要去邀請同事朋友看電影等等。

如果一次想像力訓練,不足以支撐你在行動上實現它,那麼就一直重複這樣的訓練,直到你有勇氣邁出行動的步伐為止。

在這場練習裡,只是你一個人的堅持。而事實上,人生大多數的困境,其實別人都幫不上什麼忙,一切自我的救贖,多數只能靠自己,靠自己去領悟,靠自己去打拼。

我知道,在這個反反复复的過程中,你可能會體會到力不從心,甚至有些難過和哀傷但是, 親愛的,這就是生命的真相:每一步成長,都必然伴隨著哀傷。

所以啊,千萬不要放棄。相信我,哀傷過後,必然迎來生命之自由自在的絢爛。

作者介紹:楊思遠,專欄作者,心理諮詢師追求有用的反雞湯主義者,擁有積極態度的悲觀主義者個人微信公眾號:。拉姐(ID:byjzlajie)

責任編輯:斯賓塞JXLF



文章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