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遊戲 觸樂夜話:竇唯為手遊獻唱

觸樂夜話:竇唯為手遊獻唱


觸樂夜話,每天胡侃和遊戲有關的屁事,鬼事,新鮮事。

圖/小羅

6年前,知乎上線不到兩個月時,就有人在上頭提問:“?竇唯目前在幹什麼他是我喜歡的音樂家,但好久沒見他演出了” – 估計提問者自己也不會想到,6年後,竇唯會親自來“挖墳”作答。

竇唯消失在公眾視野之外,已經很長時間了我嘗試回憶過去幾年,所有媒體上關於他的報導,大體就幾種:

一是給他掛上“王菲的前夫”“竇靖童的生父”等頭銜,讓他成為各種八卦逸聞的背景板,聊王菲不顧天后身份,為他蝸居四合院倒痰盂;聊他是如何出軌高原,又被王菲捉姦;稍好點就是他對王菲音樂的影響,或是他留給竇靖童的好基因。

二是聊中國搖滾的黃金時代,聊他擔綱黑豹主唱的經歷,聊他和張楚,何勇如何成為“魔岩三傑”,1994年又是如何引爆香港紅館,挑釁四大天王。然後,不可避免地要用“魔岩三傑”的悲慘結局來談中國搖滾的式微,尤其愛援引何勇的話,“張楚死了,我瘋了,竇唯成仙了” – 你看,雖然是“成仙“,但放在”死“和”瘋“後面看,怎麼也不像好話。

剩下的就是,點火燒記者的車子啦,地鐵碰見他,已經謝頂發福不忍直視啦,或是在某個街口撞見他拖鞋丸子頭排隊買羊雜湯。然後要么對比他的前妻,要么對比他的同行,總之不是無窮無盡的負面新聞,就是為了渲染他的頹喪,不得志 – 好吧,這次和汪峰同時出歌,搶了他頭條算是正面報導, – 大體上,這些都讓我這個路人粉有些不痛快。

魔岩三傑時期,我最喜歡的其實是張楚的這張

甚至這次竇唯在知乎答題,炸出這麼多評論和點贊,到媒體那裡就成了“高調復出”,“闊別幾十年”……可他什麼時候退出過呢?每年固定會有好幾張專輯,今年3月才剛發行“山水清音圖”。只是對於一些人來說,竇唯還是那個20多年前的黑豹樂隊主唱,值得銘記的還是魔岩時期的“黑夢”“艷陽天”“山河水“,之後的專輯聽不懂?那是人家”成仙“了唄!看,多簡單粗暴。可能認真聽過後期音樂的,還是那一小撮。

是的,就是那麼一小撮。竇唯音樂工作室出品的專輯,要買首選福聲唱片,可點開他們的淘寶店,翻翻每張專輯的買家評論,有個上千就是非常不錯的數字,一是國內唱片市場不景氣,二也和他的音樂風格有關。後期除了“殃金咒”等個別專輯,竇唯幾乎不再獻聲,有的專輯就是一群樂手湊一起,即興演奏個一小時,就可以是一張專輯,有的則連曲目表省了,全碟就是一首歌而他的專輯封面也非常陽春 – 那一系列隨意的“線裝書封面”就不提了, 2008年的奧運五環主題專輯,乾脆就是一整面的純色。

從福聲唱片淘寶店抓來的專輯封面系列

因此,就算新歌在我聽來,就是“殃金咒”的邊角料,那又怎樣呢?對他而言也不就是做了首音樂而已。雖然他曾以作曲的身份,參與過“印象·劉三姐“”李米的猜想“”我們倆“這樣顯得比較”有逼格“的作品,可人家還給某部水準稀爛的女同青春電影”甜蜜18歲“做過原聲呢 – 是給手遊還是別的什麼作曲獻唱,根本不是事兒。

竇唯從來都不是仙,他做他的音樂,但他也有他得過的生活,你不喜歡,僅僅是他當下的模樣,不符合你的想像。

說點題外話。最早,我也只聽過“山河水”和“艷陽天”,直到2011年。當時我背著挎包,連換洗的衣服都沒,一個人來北京。啃完護國寺的豌豆黃,我在邊上的大馬路看見福聲唱片,並在那裡找到一堆其他地方見都見不到的專輯 – 那趟去北京,我沒去天安門,沒見到長城,唯一帶回去的伴手禮,就是竇唯當時能買到的所有CD。在我人生低潮,最徬徨失措的那兩個月,是林宥嘉的“美妙生活”和竇唯的“後觀音”伴我度過。對我而言,他是什麼樣的人不重要,做什麼事不重要,只有音樂是真的。

“後觀音”那張專輯10首歌有6首沒標題,那4首有名字的曲分別叫“烏”,“無”,“吾”“悟”。雖然矯情,但當時的我,覺得這就是人生。

那是我成為路人粉的第一天。



文章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