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有趣 兩頭聰明的豬

兩頭聰明的豬


都說豬笨,笨豬,其實,豬很像人,根本不笨。如果按腦容量,應該比狗還大些。我們平常見的豬,養上三四個月就殺了,也就是說,我們常見的豬,都是幼年豬,智商當然高不了。一個三歲之前的孩子,就不笨嗎?如果能多養幾年,比如說三四年左右,那豬的聰明勁兒,真是驚人,至少,比狗要強。

豬也是人類比較早馴化的動物,跟狗的歷史差不多長。人們一直覺得狗聰明,一方面是因為狗的壽命要長得多,另一方面,是因為狗不知為何,比較講究對人的忠誠,為了這份忠誠,有時候居然暫時會犧牲一下吃東西的好處。而豬跟所有動​​物一樣,就知道吃,絕對不會因為人的緣故,放棄吃的利益。就這點,讓人感覺挺蠢的。其實,站在豬的立場上,這不是蠢,而是聰明。

60-70年代連環畫“科學養豬”

我認識的最聰明的兩頭豬,都是有名字的,一個叫大花,一個叫黃肚皮。這姐兒倆都是少婦,大概三歲左右,生孩子都是一把好手,每年都給國家貢獻好些豬肉。大花看起來挺蠢的,高高大大,一副憨樣。但是,她的本事,是不管你把她圈在那裡,只要她想出來,就都能出來。

豬沒有意識,沒有遠大目標,所思所想,就是吃,多吃,吃好的。大花當然也不例外,我們豬場的精飼料房,是堆放玉米和豆餅的地方,從那裡過,經常會傳出一陣陣的豆餅香味。好些豆餅,邊上還滲出油漬。豬鼻子比狗鼻子還好使,當然所有的豬都聞到了,可是,只有大花有辦法進去叼一塊出來。

當然,我們的精飼料房也是設防的,門上有一個掛鉤,進來出去,都記得給它掛上。可是這玩意對於大花,實在太小兒科了,她輕輕用鼻子一挑,門就開了。後來,我們改成用鐵絲擰上,雖然費點事,但的確比掛鉤牢靠。但是,這也難不住大花,她用嘴咬住鐵絲,左右晃動腦袋——也弄開了。最後沒有辦法,我們只好上鎖了,這回總算難住了她,畢竟撬鎖有點難度。但是,只要有一回懈怠,人家就能進去大撈一把,弄一整塊豆餅回去。

黃肚皮的等級顯然比大花要高,因為大花搞到了豆餅,是要回去跟黃肚皮分享的。黃肚皮的肚皮是黃的,好像是被豬圈裡的麥秸給染的。長的也不怎麼起眼,個子不高,嘴巴卻特別的翹。如果豬也論美醜的話,估計這位姐兒是沒法參加選美了。但是,這個傢伙實際上卻是豬群的領袖,一個不怎麼搭理部下的領袖。不搭理是不搭理,但是,如果她有需要,部下還是聽她的。

那時候,養豬在秋天要趕著豬群去參加小秋收,就是在收割完的地界,把豬放進去,讓它們吃剩下的糧食,麥收過後,去撿麥穗,秋收過後,去撿丟在地裡的豆子。當然,小秋收好些人也惦記,比正經秋收還惦記,因為收了可以歸自己。但是我們領導不這麼想,放豬參加小秋收,就是為了遏制職工還有周圍公社那些吃不飽肚子的社員的自發資本主義思想。

把豬群趕到地裡,雖然收過的地里東西挺多,但是,每次出去,收割過的地段總是跟沒收的地挨著。我們放豬人的任務,就是要攔住不讓豬群到沒收割過的地裡去,一旦出了這樣的事兒,領導知道了,會很生氣的。

一般的豬,雖然也嚮往那些沒收割過的莊稼,但是,人死活不讓它們過去,眼前又有吃的,也就算了。豬跟人一樣,一般人都比較能將就,習慣於服從管教,以不惹事為主。但是,黃肚皮不肯。每次出去,黃肚皮都不肯老老實實待在允許的地界裡,在這個地界,她吃東西都沒有心思,如果你看見她在吃的話,多半是在裝樣子。她會想盡辦法,偷偷溜到沒收割過的地裡,大快朵頤,而且幾乎每次都能得逞。

這樣的事故多了,黃肚皮就成了重點防範對象,我們會派一個小姑娘專門盯她。然而,事實證明,這個小姑娘根本不是黃肚皮的對手。當小姑娘盯著她的時候,黃肚皮會裝得非常老實,一點異動的跡像都沒有。盯一會兒,人總是會懈怠的。只需要幾十秒功夫,黃肚皮就會消失。下次,小姑娘接受了教訓,不單單盯她了,死守在未收割地段的一側,你只要過來,她就能看見。人家黃肚皮還是棋高一著,慢慢溜到另一側去,繞一個大彎,還是能鑽進未收割的地裡,大飽口福。

就這樣,黃肚皮跟人鬥智斗勇,什麼匍匐前進,聲東擊西,策動豬群炸窩,所有人能想出來的招數,她都用過了。可有一條,她的招數,你只要是給識破了,她也認栽,只是會發出幾聲不情願的嘟噥。在她耍花招的時候,所有的豬,都會主動地掩護她,幫她的忙,儘管,她溜走吃大餐,並不帶著它們一起。

後來,在多次把放豬的小姑娘給氣哭之後,班長干脆決定,以後小秋收,不讓黃肚皮去了,把她單獨關在家裡。

不帶黃肚皮了,豬好放了許多,小姑娘們,也不那麼累了,圍追堵截都省了。但是,過了好幾天,才有人想起,好像這些天沒看見黃肚皮了。大家忙著去找,哪兒都不見。黃肚皮是主力產仔的母豬,丟了可是個大事。正在大家慌神的時候,連長派了兩個人,把黃肚皮給趕了回來,原來,機務上的人,在夜裡收大豆的時候發現這傢伙。人家居然一直在地裡待著,吃了睡,睡了吃,把連里的大田當豬圈了。被押回來的時候,黃肚皮一臉無辜的樣子,好像什麼錯都沒犯過。

第二天,班長被連長叫去,好一頓訓,差點把班長給撤了。班長回來,抄起一根棍子,跳進豬圈,就要開打,費了好大的勁兒,棍子都打折了,也沒有挨著黃肚皮的邊兒。累得呼哧帶喘,只能算了。

黃肚皮,就是黃肚皮。



文章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