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大陸 新新雪訪 | 閉嘴 你看起...

新新雪訪 | 閉嘴 你看起來很像國家的敵人


文 | 江雪

最近出了趟門,回來時發現,機場大巴也要實名制了。

下樓給遠方的朋友寄書,快遞小哥要你出示身份證。 「沒辦法,政府規定的。 」

到家附近的公園散步,原來的空地上豎起了「」、「平等」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隔欄,大媽們沒地方跳舞打太極了。

據說北京在開二會,基本沒關注過。 只是刷微信,驀然一條就跳到眼裡,會上說,今後「外國兒童讀物要限制出版銷售。 」

靠。 從小不會罵人。 這時候,卡在喉嚨裡的,只這一字。

朋友圈裡對大巴實名發條牢騷。 一位朋友留言:「你到新 疆西 藏去看看,早都這樣了,比這厲害多了。 」心裡不免有了一點良心發現。 確實,讓咱們感覺特不爽的,生活在這些地方的人們已習以為常了。

這是怎麼了? 你發現,這兩三年來,生活裡的各種關卡越來越多。 這要實名,那要登記,在在處處,你會發現有眼睛盯著你。 奧維爾的小說《1984》中的老大哥,以及無處不在的電幕,正悄悄來到你身邊,以關心你生活的名義。

省際大巴實名是「反恐需要」。 哦,原來,咱們都是潛在的恐怖分子。

快遞寄書、寄光碟,你想幹什麼? 書裡的思想純潔嗎? 光碟裡的內容有害嗎? 沒有經過審查,如果你寄的東西污染了群眾的靈魂怎麼辦? 尤其是攻擊了人家的偉光正怎麼辦?

至於外國兒童讀物,「看多了孩子們光記得一些外國人的名字。 」「會影響本國兒童讀物的發展。 」敢情外國兒童讀物裡沒有各種乏味的套路故事,沒有性別歧視,沒有集體主義,沒有核心價值觀,只有什麼愛呀,溫暖呀,親情呀,勇敢呀,這都是有害的。 我們的兒童,從小要立志做大洋國(《1984》裡的國家)的接班人,怎麼能光知道這些「外國人的東西」? 要記人名,也該是什麼狼牙山五壯士、劉胡蘭、雷鋒啊。

說起外國人,那個什麼克思,也是外國的,那主義傳到這國也上百年了。 最高學府北大,最近不是還蓋了座以他命名的大樓? 據說還組建了超大豪華班底,模仿咱老祖宗留下的《道藏》、《佛藏》,在給這位「祖宗」編撰《馬藏》呢! (見2015年5月5日財新報導)

說遠了。 總之,國家看你就不像個好人。 誰讓你長了一張嘴,會說話。 長了一副腦子,會琢磨,會思想。

原來是,說話的人會被當罪犯一樣懷疑。 如今,即使你沉默,只是低頭走路,上門坐車,國家看你,也有一份懷疑。 所以才有了那麼多「」。

這次北京開會,網上有圖,一位記者全身綁滿各種「直播設備」,武裝成鋼鐵俠一般。 這麼大陣仗,前記者陳峰調侃:「每次看到兩會記者這裝備,都想起那個故事,大山分娩,天崩地裂,最後生個耗子來。 」

果然會議開了好多天,沒看到一條像樣的消息。 只看到一條,說人大法律委員會建議,以後「誹謗英雄人物」的,要承擔責任。

哦,原來他們承認,在這個憲法上規定「人人平等」的國家,有些人確實是要特殊保護起來的,是不能隨便批評的。 隔壁韓國朴瑾惠那樣的事,是堅決不能在我國發生的。 竟然還有記者去下功夫跟蹤翻檢舊電腦,把總統的秘密全抖出來,竟然老百姓就不依不饒,竟然就國會彈劾,法官還真就同意彈劾,總統竟然就這樣下臺了。 這簡直,太不像話了! 也不想想,一個負責任的國家,如果沒有了偉大領袖去説明人類探索真理,這世界怎麼辦?

不說話,其實也挺好。 喑啞無聲,沒有新聞,世界一切太平。 說到新聞,紙媒是早就服貼了的。 至於網易、鳳凰、搜狐什麼的,之前一些原創報導,前不久都已被封閉了。 騰訊的「思享會」,也被關掉了。 思想,並且分享,這肯定有問題啊。

想起《1984》裡說,在大洋國,性欲是思想罪。

這樣下去,總有一天,關於人們如何上床,怕是也要出臺規定吧。


大巴上看宋志標的「舊聞評論」,發了篇《以懟犯禁:失語的我們經歷了什麼? 》,含蓄地對當下二會的喑啞狀態做了點評。 大意說:過去的20年,如果說公共言論方面有所建樹,是因為曾被說出的那三個字「我反對」。
文章看完10分鐘,還沒下車,再翻,發現已經被刪除了。 提示,「因違規無法查看」。

在廣東見到李公明老師。 他說,過去的10多年,他曾在南方都市報發過無數評論。 他是老廣東人,願意為自己的城市大聲說話。 污水排放、生態環保等等,他都曾大聲說過。

李公明說,過去他寫時評。 有人批評他,說不是自己專業的問題就不要說。 他反駁,說:「這時代,首先不是專業不專業的問題。 首先是,政府應該公佈的很多資訊,我們都不知道。 所以第一要務,是先說出來。 」

他的這些評論,在2013年編輯成冊,出了新書,名字很棒,就叫《不對》。 但我估計,之後很長一段時間,此書的名字,將是絕響。

不讓說話,禁絕媒體上的「不和諧」聲音,造成的最直接後果,就是我們沒有了真正的新聞可看。 還記得2015年的沉船事故嗎? 442個生命! 幾乎都是老人,這個國家的父母! 可新聞那時在高壓之下已經蕭條,你還記得有幾篇報導出來?

再後來,天津爆炸;徐純合事件,一個失意男人被員警擊斃在母親和孩子面前;再後來,是雷洋。 無聲無息,喑啞至今……

閉嘴吧。 PM2.5再肆虐,雷洋再死得冤,你都得小心閉上嘴巴。 說話,成了最大的危險。

還想怎樣? 小心點,國家看你長得就像個壞人。

翻翻舊黃曆,看到一些評論題目,如《,遍地是災》、《沒有民主一切只是粉飾》,先別敏感,這是1945年前的中共黨報的言論標題。 笑蜀編輯的《歷史的先聲》一書裡,全都有。 當然,書也是早被禁了的。

前幾天看到一條消息,我被惹笑了。 河南的姬來松律師,2014年曾被當地關押99天,如今他要告當地檢察院,說「在看守所裡,長期被迫只能看兒童動畫片《熊出沒》和《新聞聯播》,心智受到了很大損害。 」這樣的案子,法院當然不會立案。 除了給他帶來一些麻煩,也估計不會有結果。

說到心智問題,想起最近轟轟烈烈的抵制樂天。 2012年被「愛國青年」蔡洋砸斷了顱骨的李建利如今還在醫院裡呢,這些人又冒出來了。 從抵抗日貨,到抵抗韓貨,有人說,最應該抵制的,是蠢貨。 可蠢貨是怎麼煉成的呢? 國家會承認,蠢貨的存在,和幾十年來的不讓人說話有關嗎。 說真的,誰是天生的蠢貨呢? 我幾乎不忍用這個詞。

如果這土地上有另一個無形的牢籠,那我們身在其中,心智難道不是無時不在受影響嗎。 普通人本應獲取的關於這世界的常識,要拖延多久才能得到呢?

就如我採訪的一位老人家。 他一直快到晚年時,才突然發現,一切都是謊言。 因為在開會的前面,人們在唱「世上沒有救世主」,到結束的時候,卻開始唱「他是人民的大救星」。 他很幸運,靠這靈光一現,才驚醒了渾然不覺的愚忠。

是的,不讓說話的時代。 你我,都在牢獄中,不過,前者有形,後者無形。



文章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