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大陸 趙家村演義2|第四回 公公...

趙家村演義2|第四回 公公結了婚還是公公 女妖轉了行還是女妖


各位看官,俺黎大頭這兩天心情好不鬱悶,說書的公號被滅,讀者群也被秒殺,真是愧對許多聽眾朋友,人好茫茫,到哪裡去找到你們呢? 也許是碰了村委會的高壓線,咱前三回全軍覆沒,屍骨無存,連俺家領導都為俺捏把汗。 好在村外還有轉載,雖然連黎大頭的名字也沒有署,咱也就不計較了,這年頭說書實在不易,口舌乾燥還要防失聯,各位看官,請關注下咱們新公號趙家村演義2,轉世歸來,黎大頭再說趙家村風雲。

閒話打住,咱且言歸正傳。 話說趙家村春會剛一落幕,村裡就跳出了兩個奇葩,一男一女,一個公公一個女妖,貌似都不是常人,都在趙家村臭名昭著,男的呢,就是現任村支書的喇叭手,大名帶魚的正能量,女的呢,便是大理寺的前判官,當年西南王不厚村委的馬仔。 有道是:村之將亡,必有妖孽,世逢末世,鬼魅必現。 按理說,俺黎大頭好歹也是堂堂一人,本不該為這些妖怪費口舌,無奈最近江湖上風平浪靜,洶湧的暗流還沒有洶湧,咱就下雨天打孩子,閑著也是閑著,說說這兩個怪物。

這個叫帶魚的正能量,原本不過是趙家村裡的一個小混混,籍籍無名,成天在村裡的宣傳欄寫點大字報,專門編造些反華(家村)挺趙(家村)的段子,水準低,沒文化,少有人搭理,然而突然有一天,小人得志,鹹魚翻身,各位看官,你道是為啥? 原來三年前,村支書上任不久,突然模仿第一任村支書,也要開個與文藝界的談心會,這會開開也罷了,不知道是哪個上竄下跳的村幹部,把帶魚帶到了會場,讓帶魚發言,村支書還高興的與帶魚握了手,帶魚突蒙聖寵,如跳龍門,至此一炮而紅、儼然如天子門生、文化首席了。

各位看官,趙家村的傳統向來是,只要村支書認可的文人,立馬就能鹹魚翻身紅遍天。 想當年,第一任村支書就重用過兩個文化人,一個張眼鏡,一個姚棍子,讓他們打誰就打誰,讓他們咬誰就咬誰,被打被咬的人都幾年不得翻身,村裡的老人提起來,至今都後怕。 話說這帶魚,本來就是個軟體人妖,和當年的那個張眼鏡,長得頗有幾分神似。 都是一幅賊眉鼠眼、軟不拉幾、趨炎附勢的哈巴狗模樣,只是當年那個張眼鏡,多少還讀過幾本列恩馬,帶魚卻只會違反常識,徒呼口號,說些笑掉大牙的話。 他的帶魚的名號,就是這樣得來的。

話說帶魚本為深海魚類,不是靠養殖而活的,然而趙家村的這個正能量,居然毫無常識的說帶魚為農戶養殖,村民笑掉大牙後不得不賞給了他這個綽號,俺黎大頭不得不佩服村民真油菜,帶魚確實不能養殖,然而咱說的這個帶魚,確實是被趙家村的幹部一路栽培養殖起來的。 這兩天,他突然在村裡貼了個很長的大字報,告訴全村他大婚的喜訊。 本來嘛,大多數人都會結婚,結婚也算是個喜事,可帶魚並非常人,大婚不僅要昭告天下,還要面朝趙家,發重誓,許身心,說什麼:願從此以後,身許家國,心許你。 這一話出口,村民都罵了:尼瑪不就是結個婚麼,還如此身心分裂? 不過俺說書的認為,帶魚這次說了實話,畢竟,娶老婆還是要過夫妻生活的,作為公公,帶魚坦然承認了他有心無力的悲慘事實,既然身體不能許給老婆,唯有以心來代替,作為男人,黎大頭多少有些同情他了。 所以當時就忍不住想給他打賞兩個五毛,誰知道人家居然拒收了,帶魚那大字報上顯示該日賀禮已收滿十萬,無法再收分文了。 俺黎大頭當時如喪考妣,不得不再次佩服:村委會近來三令五申不得操辦婚禮收紅包,人家帶魚連婚禮都不辦就能收到蠻額紅包,高,就是高! 黎大頭說書一回,被刪得比兔子還快,紅包也就抵回茶錢,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咱恨不得也學學帶魚,左手許身心右手拿紅包,兩手抓,兩手都很硬。

各位看官,不知道是否還記得:帶魚當年被村支書捧紅後,村裡的好些文化人如喪考妣,很是受傷,當時那個羡慕嫉妒恨啊! 可能他們實在想不通,村支書怎麼看得上這樣一個貨色呢? 居然讓他獨佔鰲頭獲蒙聖眷? 俺說書的雖然沒啥文化,可俺也挺愛學習的,經常學習村委會的檔,領會村支書的講話精神,經過對比研究,俺恍然大悟:帶魚罔顧常識的低劣話語表達與支書近年來流傳的諸多話語具有鮮明的同構性。 帶魚知識結構的粗糙和意識形態的吻合是其橫空出世的主要原因。 呵呵,這是俺黎大頭當知識份子時說的話,現在看來,說書的也會說幾句文化人的話。

話說回來,帶魚雖然可鄙,也只是一個放毒的文痞。 比起咱接下來說的這個女妖,也只是小巫見大巫。 這個女妖,大紅大紫的時候,帶魚還在偷偷摸摸寫黃色大字報呢。 話說七八年前,前村委委員不厚在村子的西南面,稱王稱霸、紅唱黑打,那烈烈紅旗漫天飄,恨不得要染紅趙家村。 不厚村委當時可謂雄心壯志,霸氣測漏,那逐鹿問鼎之心,村裡已無人不知,其龍騰虎躍之勢,仿佛明日即可登天。

各位看官,別看如今趙家村是死氣沉沉,那時可是山頭林立,梟雄爭鋒,這個不厚村委,何以當時那般霸氣地張幡搖旗? 其實也不是他自己有多牛逼,說白了也就是他有點根,有根就有路。 他是趙家村一個開村元老的親兒子。 老趙家不知道何時有個規矩,元老之家,可以有一個孩子出來做官,這不厚,便是不厚家的代表。 據說他在幼年,曾踢斷了自家元老爹的三根肋骨。 正所謂看人打小起,在元老看來,如此大義滅親、心狠手辣者,自然將來可以縱橫馳騁于趙家村。 果不其然,不厚從此步步高升,榮升村委委員,坐擁村西南,劍指村委會,欲取大印于手中。 這不厚大展宏圖于村西南時,女妖正是其手下主要打手,為大理寺判官,幹的是收監送押、決人生死的活兒。 自古梟雄需要得力馬仔前驅,魔鬼必須妖怪去陷陣衝鋒,這女妖便是不厚的左膀右臂,髒活累活一個也不能少,她在幾年之間,辦理了九起大案,判決三百余人,人稱第一打手,被不厚授予衛士殊榮,一時名聲大噪,風頭無兩。 尤其牛逼的是,她在陷害老莊的著名案件中,居然當場莫須有栽贓老莊嫖娼,且事後找人找料來坐實,如此法盲,居然端坐法台,心機之狠,下手之毒,真是巾幗不讓鬚眉。

各位看官,若非不厚禍起蕭牆,折翼于權爭,此女妖定會步步高升,荼毒無辜生靈,陷冤獄于全村。 然而不厚倒臺,女妖卻並沒有倒臺,妖之所以為妖,必有其自全之策。 然靠山崩塌,女妖自然不可再興風作浪,自此隱匿。 最近卻突然曝出其重出江湖,轉行當訟師,村中一片譁然,真是:老天無眼,作惡亂法者居然至今逍遙,天道不公,助紂為孽者依然招搖于世。 讓人可氣可惱的是,不少糊塗村民居然為之辯護,以為女妖轉行之事為她的權利。 俺黎大頭實在憤怒! 惡行若不能清算,正義將永遠缺席,良善不彰,鄉願流行,則所謂「正義也許會遲到,但我們等得到」便成為自我安慰的無用雞湯! 降魔伏妖,人間尚有規法,除暴清惡,世間才有安寧。 然趙家村之所以為如今之趙家村,實在是魔妖當道,法則毫無,狂暴上作,屑小下亂,村民苦不堪言,徒呼奈何!

各位看官,說書的感時傷世,憂憤滿懷,唯有借此嘴巴,發救世之言,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者為我何愁。 趙家村演義繼續,黎大頭閑說趙家村風雲,欲知後事如何,且待下回分解。

說書實在不易,心情鬱悶,打賞個酒錢。

為防失聯,請關注!



文章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