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遊戲 從黑網吧到鳥巢,中國電子競...

從黑網吧到鳥巢,中國電子競技走了多久?


幾代電競人用了十多年的時間,讓電子競技的舞台變得越來越大了。

2017年12月4日,業內朋友給我分享了一篇新華網的稿件“電子競技闖出獨特產業化之路”,作為一個在遊戲圈摸爬滾打了多年的人,沒想到有一天也能看到官媒報導電競這種遊戲相關的內容,感觸頗多。

當“英雄聯盟”S7世界總決賽的巨龍在鳥巢賽場咆哮降臨,多少人關於電子競技的夢由幻想走入了現實。從2006年SKY李曉峰在意大利蒙扎摘得第二塊WCG冠軍獎牌開始,到2017年年鳥巢的電競盛世,中國電子競技從黑網吧到鳥巢的這段路一共走了11年。

S7“英雄聯盟”世界賽決賽,鳥巢內座無虛席

■黑鐵時代:2006〜2011

2006年,這是屬於中國電子競技啟蒙的年份。李曉峰的WCG二連冠與那首“超越遊戲”燃起了中國電競人最初的夢想。但除了夢想外,彼時的電競從業者還留有些什麼呢?

在主流社會的看法中,電子競技等於網絡遊戲,職業選手類似網癮少年。在隨處可見且煙霧繚繞的黑網吧內,醞釀出了第一批中國電競職業選手。

身披五星紅旗的SKY是無數電競人的啟蒙者

面黃肌瘦,在鏡頭前唯唯諾諾的羞澀少年,便是那時職業電競選手的統一形象。在電子競技的黑鐵時代,雖有成熟的韓國電競產業在前可以效仿,但中國電競的發展更多時候是在摸著石頭過河電競產業的不規範體現在各種方面2014年奪得DOTA2國際邀請賽冠軍並斬獲百萬獎金的王兆輝曾簡單描述過那一段苦日子:“沒有煙抽的時候就去撿地上別人抽過的煙頭。“功成名就後的他對於生活的要求僅是”希望讓父母過得好一點“。

王兆輝的經歷是所有早起中國電競職業選手的真實寫照

作為中國電競主體組成成分的電競職業選手,在2011年以前過得便是王兆輝這般朝不保夕的日子。他們不僅要面對強大的國外選手以及他國先進電競產業制度的降維碾壓,同時也要與飢寒交迫的苦日子作鬥爭。

坐20個小時的綠皮火車奔赴外地打比賽這種事在那時的電競職業圈是一件很常見的事情。生活總是不易,若只需面對不便的交通,微薄的薪資倒也還好,但職業選手還需承擔隨時可能失去比賽獎金的風險。

電子競技世界杯(ESWC)起源於法國,它與CPL WCG和一起,被稱為當今世界三大電子競技賽事。即使是這樣的世界級大賽,也曾爆出過拖欠選手獎金的醜聞。根據2006年“反恐”1.6的巴西冠軍,MIBR戰隊的經理韋洛索的說法,他們一直等到2007年才拿到自己的獎金他說:“我們在2007年5月11日收到了贏得的38485歐元”就這樣,世界級電子競技大賽ESWC整整拖欠了選手一年的比賽獎金。

連獎金都拖欠的世界級賽事

世界級大賽尚且如此,中國電競的小型線下賽更為猖獗。在沒有規範的電競行業內,比賽主辦方多由當地老闆出資舉行,這種隨意組織的線下賽對於選手而言毫無保障著名電子競技選手陳堯曾經說過:“我們都很怕拿冠軍,因為冠軍獎金太多往往並不會發給你,相反亞軍至少能拿到錢。”

不成熟的電競產業不僅令職業選手個人承擔著風險,其所在俱樂部更是朝不保夕。隨著2009年年經濟危機的到來,不僅是國內電競俱樂部飄搖欲墜,國外豪門更是紛紛裁撤選手,解散分部其中較為著名的便有:。瑞典常青樹SK-遊戲和丹麥童話MTW,兩者皆通過裁員來控制“魔獸”分隊的運營成本丹麥“夢之隊”MYM則更是解散其“魔獸“和”星際“兩個分隊,電競明星”月魔“MOON與”獸王“Grubby的瞬間失業。

夢之隊在現實面前也只能破碎

2009年年的經濟危機引發的電競寒冬對於正蓬勃發展的中國電競而言無異於當頭棒喝。在8年前的那段電競寒冬中,無數電競人離開了這片傷心地。不過冬天過後總能迎來春天,經過兩年的掙扎,中國電競終於迎來了下一個時代:白銀時代。

白銀時代:2011〜2017年

資本的力量,始終是難以估量的誰也未曾想到推動中國電子競技進入下一個時代的竟然是這樣一位富二代:。王思聰2011年8月份,中國首富之子高調入駐電競圈,揚言要整合電競圈的他收購CCM戰隊,挖角老牌電競豪門LGD戰隊4位選手,組建了屬於自己的電子競技俱樂部:。IG自此,屬於中國電子競技的白銀時代拉開了帷幕至少,中國電競職業選手不再會為了沒有穩定工資而提心吊膽,也不再有出國比賽睡在大街上的窘境。

IG與我們的德比之戰也是當年LPL一大看點

電子競技的發展絕不是一個人能夠推動的,但王思聰卻絕對是一針有效的催化劑。除了資本家的力量外,優秀的電競項目與正規的代理運營商也開始令中國電競走上正途。

2011年9月22日,“英雄聯盟”由騰訊正式在國內代理運營。相比於已敗在2009年經濟危機下的“魔獸爭霸3”與當時國內無人看管的“DotA的”,“英雄聯盟”無疑擁有著成長為中國電子競技首要項目最好的基礎。

2012年,由若風等人組成的WE戰隊奪得了第一個屬於中國“英雄聯盟”的冠軍–IPL5。也是從這個時刻起,關於“英雄聯盟”的電競種子也開始越植越深。

IPL5的奪冠確立了我們在LPL歷史中的地位

王思聰等資本家的強勢入駐為電競職業選手及俱樂部解決了溫飽問題,但相比於2011年以前,中國電競行業的規範依然未能建立。混亂的比賽規章制度以及複雜的勞資關係依舊深植於中國電競的骨髓。自2012年起,騰訊和防暴便開始著手建立完善的賽事體系,從業餘到半職業,職業,再到頂尖賽事是初步規劃,體系健康,上升渠道完善,基礎紮實,上層建築也足夠高是騰訊建立“英雄聯盟”賽事體系的初衷。

2013年3月份,“英雄聯盟”,“大電競”戰略與其全球同時在線破500萬的消息一併爆出。在這個計劃中,官方宣布將對戰隊,俱樂部進行規範化的管理,並將大力扶植中小俱樂部,極大地改善了電競選手的生存環境。深層次,多類型,廣覆蓋,高密度的電競賽事體系第一次出現在了中國電競的歷史上。

用金字塔來形容“英雄聯盟”的賽事體系最為妥帖。面向校園的高校聯賽,校際精英賽,面向大眾的城市爭霸賽,以及更多高校和民間的自發賽事,是整個賽事體系堅若磐石的根基。而LPL,LDL聯賽則是令中重度電競玩家得以轉化為電競職業選手的最優晉級通道。作為中國“英雄聯盟”職業聯賽的LPL則鏈接至金字塔尖的小號系列世界總決賽,季中冠軍賽,洲際賽等國際大賽。從全民參與到晉升職業再到為至高榮耀而戰,“英雄聯盟”此般成熟且完整的賽事體系並非一日之功。

金字塔結構為頂級電競賽事提供了豐富的人才儲備

賽事體系的建成,代表著中國電競產業鏈條的骨架基本搭建完畢,要想為中國電競抹上血肉令其變得鮮活,則需要更多精力的投入。

教育是中國電競身上一塊重要的“血肉”。電競教育是個笑話嗎?學校能夠培養出電競專業人才?放在以往,這些質疑必然擁有極其確定的答案。但自2016年9月“電子競技運動與管理“專業出現在教育部公佈的13個高校增補專業當中時,關於電競教育的質疑已開始逐步淡化。

教書育人與電子競技相結合是培養專業電競人才的最佳辦法

越來越多的院校開始著力電競教育的普及與發展,中央美院將“英雄聯盟”藝術畫冊:“英雄聯盟瓦洛蘭圖志·卷一”選入為參考教育用書騰訊電競則與中國傳媒大學,麻省理工學院以及超競集團聯手,從課程開發,教材編寫,研究課題,實習實踐四個領域助力電競教育在國內的發展。

毫無疑問,優秀的電競教育能夠為電子競技輸送專業型人才。今年9月,騰訊電競造訪美國著名高校麻省理工學院(MIT),舉行為期3天的MIT中美電競之聲交流論壇與會者共同達成了:未來電子競技聚焦於人才能力培養的共識。

如何發掘人才也是當下中國電競需要考慮的問題。在剛剛過去的11月,騰訊電競匯集了北京科技大學,中國傳媒大學等7所高校的專家學者,以及電競行業多位優秀從業者,在深圳舉辦了一場以推動電競教育事業發展為目的,旨在為未來培養更多電競產業人才的“與”識'俱競“電競教育研討會。

“什麼時候種一棵樹最好?答案是10年前,其次便是當下了。”中國的電競教育雖起步晚,卻在良好的軌道上發展著。

除了電競教育外,對現有電競從業者進行規範化培訓也同樣重要。以往的電競從業者會給人以如何的固有印象呢?蓬頭垢面不修邊幅便是對於觀眾及玩家而言先入為主的印象。有裡有面,不僅是當今主流社會對於電競選手,從業者的要求,更應該成為中國電競從業人員對於自身的規範及要求。

從近年來各大賽事當中可以看到,越來越多有過專業培訓經歷的主播,解說,主持人開始走向台前,他們不僅能夠在鏡頭前保持著良好的儀態,同時也能夠為觀賽者帶來專業的分析。這離不開騰訊旗下各電競項目對主播,解說,裁判及其它相關賽事工作人員崗位的職業培訓。

解說職業的規範化同樣代表著中國電競軟實力水平的進步

電競教育的起步,電競職業的規範化都是中國電競產業鏈條的血肉與羽翼。它們並未決定著中國電競的下限,卻代表了中國電競的上限究竟能夠有多高。

■黃金時代 :2017年〜?

2003年11月,體育總局承認電子競技為我國正式開展的第99個運動項目,但電子競技沒有火起來。

時間向後推14年,2017年10月28日,國際奧委會同意將電子競技視為“運動”,還有可能進入2024年巴黎夏季奧運會,我想當時無數電競人聽到這個消息之後,都會和我一樣振奮不已。

電子競技的“奧運夢”越來越真實了

電子競技從一個“正式”體育項目到被奧委會承認,用了整整14年。這14年,電競人從灰頭土臉的黑網吧走到了鳥巢。

14年,恍若一夢。

但是這夢依然在繼續,電子競技的賽事體系革新全面開啟。以“英雄聯盟”,“王者榮耀”為首的國內主流電競項目,相繼開展了賽事聯盟化改革。其中,“英雄聯盟”LPL聯賽已在今年正式對外公佈了主客場制的具體實施方案,並將從明年春季開始實施,而KPL聯賽的工資帽,選手轉會等一系列聯盟化制度也已經實際鋪開。這一系列的舉措令電子競技更像傳統體育靠攏,但執著於用“入奧”來證明自己的電子競技卻已不缺這種證明自身的手段,因為它本身就已足夠強大。

“英雄聯盟”4週年盛典期間周杰倫領銜戰隊與王思聰所在戰隊展開激戰

從周杰倫大戰王思聰開始,泛娛樂與異業合作也開始融入中國電競的血肉當中舉一個近期電競跨品牌合作的例子:超競互娛攜手騰訊電競打造泛娛樂電競產業園,雙方計劃在未來幾年裡,於北京,上海,廣州,深圳,成都,重慶等城市打造多個泛娛樂電競產業園。多方面的異業合作以及泛娛樂化產業打造,開始令中國電競以更具親和力的方式觸及普羅大眾。

騰訊集團副總裁程武曾在今年的騰訊電競年度品牌發布會上表示,中國電競已經步入“黃金時代”。

這是屬於電競的黃金時代,電競賽事再升級

這是真的“黃金時代”嗎?至少對於曾經的電競從業者而言,他們絕未想到中國電競能到今天登堂入室的地步,也能有今日這般在鳥巢共襄電競盛世的場面。

雖然只有短短十幾年,但中國電競發展卻已大不相同。那些在2009年年因畏懼寒冬而卻步的電競人,他們雖然是聰明的,作為電競從業人士的我也能理解他們的無奈與艱苦,但相比之下,我更欽佩那些始終堅持不渝的追夢人。對於中國而言,電子競技這條路艱難險阻不必多言,暗流湧動更易令人心生膽怯。

如果問,中國電子競技從黑網吧到鳥巢共走了多久。從時間維度上講,是11年這沒錯,但對那些職業選手,電競從業者來說,只用了4個字的距離:“堅守不渝”。



文章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