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大陸 天津消防烈士母親產下龍鳳胎...

天津消防烈士母親產下龍鳳胎 父親:想有個寄託


原標題:天津消防烈士母親產下龍鳳胎

48歲烈士母親和兩個嬰兒情況良好烈士父親稱只希望龍鳳胎健康成人

烈士龐題生前照片。圖片來源:北京青年報

時隔兩年四個月,在期盼和擔憂中,48歲的龐方國和方志英夫婦,在武漢中南醫院迎來他們的龍鳳胎。麻醉中的方志英,聽到孩子的哭聲,忍不住掉下眼淚。時間回溯到兩年多前,2015年8月12日,天津港瑞海國際物流有限公司發生大爆炸,24歲的天津市公安消防總隊保稅支隊天保大道中隊班長龐題 ,也是龐方國夫妻倆唯一的兒子,在事故中犧牲。

12月14日,48歲的龐方國和方志英夫婦,在武漢中南醫院迎來他們的龍鳳胎。時間回溯到兩年多前,2015年8月12日,天津港瑞海國際物流有限公司發生大爆炸,龐方國夫妻倆唯一的兒子,在事故中犧牲成為烈士。

中年喪子的悲痛,自此給這個湖北隨州的普通家庭蒙上陰影。在思念和孤單的多重折磨下,夫妻倆不顧身邊人異樣的眼光,不顧高齡的風險,先後4次嘗試試管嬰兒,終於在今年12月14日,剖腹產誕下一對龍鳳胎。 12月16日,龐方國告訴北京青年報記者,龐題離開後,“再要一個孩子”成為夫妻倆的精神寄託。現在孩子出生了,夫妻倆只希望他們健康成人,也希望他們夫婦,將來不會成為孩子們的負擔。

“8月12日”,是龐方國夫妻倆生活中不願意提及的一個日子。 2015年8月12日,天津港瑞海國際物流有限公司危化品堆垛起火,隨即發生爆炸。 24歲的龐題,當時是天津市公安消防總隊保稅支隊天保大道中隊戰鬥二班班長。現場火勢很大,因為一位班長請假,原本剛做完手術、不值班的龐題,主動請命出戰,在爆炸中失聯。

1991年出生的龐​​題,來自湖北隨州,是家中獨子。此前有媒體報導,龐題原本打算2015年上半年休假回家,和相戀已久的女友訂婚,可是剛到家,放心不下部隊裡的新兵事宜提前歸隊,並和女友約定,11月份退伍回來後訂婚。但這次短暫的休假,竟成了他和家人、女友最後的見面。

聽聞發生爆炸的消息,龐方國、方志英夫婦慌忙從湖北老家趕到天津。 2015年8月16日凌晨,失聯80個小時後,24歲的龐題確認犧牲。中年喪子,給這個家庭帶來的打擊是沉重的,給夫妻倆留下的惦念更是長久的。方志英的身體不好,為了避免妻子“睹物思人”,丈夫龐方國悄悄刪掉妻子手機上留存的兒子的照片,收拾好兒子生前的衣物,不讓妻子看見。

2015年年底,在妻子一再堅持下,也為了讓妻子從悲傷中解脫,龐方國同意“再要一個孩子”的提議。當時,夫妻倆已經46歲,“要孩子”只能通過試管嬰兒的方式進行。 2017年5月13日,嘗試了4次後,夫妻倆如願懷上孩子。由於方志英身體比較差,又是高齡產婦,夫婦倆從湖北隨州老家來到了武漢中南醫院,並於12月14日剖腹產生下一對龍鳳胎。 12月16日,龐方國告訴北青報記者,生產後的妻子現在已經脫離危險,轉至普通病房,龍鳳胎目前情況良好。

對話

烈士父親:再要孩子,是想有個寄託

“天津大爆炸”帶走了龐方國、方志英夫婦的獨子龐題。這個“失獨”家庭,兩年多來,一面在思念獨子的悲痛中度日,一面歷經4次試管嬰兒的嘗試,以高齡誕下龍鳳胎。他們通過自己的方式,讓生活重新燃起希望。

“說不出來是高興還是什麼……”

北青報:妻子12月14日生下龍鳳胎,現在情況如何?

龐方國:她身體條件太差了,病太多了,堅持不了,剖腹產生下的孩子。現在還沒有恢復好,但已經度過危險期,昨天(12月15日)從重症監護室出來,轉到普通病房。兩個小孩兒(身體情況)還蠻好,但孩子都還在保溫箱裡,一直沒見著。

北青報:龍鳳胎的出生,對你們夫婦來說意味著什麼?

龐方國:說不出來是高興還是什麼……再要一個孩子,也算是有個安慰和寄託。但話是這樣講,將來我們年齡大了,怕是負擔不了兩個小孩,也擔心我們成為他們的負擔。你說是不是?

兒子特別優秀

“從不讓我們操心”

北青報:龐題犧牲後,你和他母親的生活狀態是怎樣的?

龐方國:當時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我和他媽媽就去了天津。 (知道龐題犧牲)我們接受不了,他媽媽在天津住了5次院,回家又住了3次院。就這麼一個兒子,走了,心裡難過……

北青報:在你們心裡,龐題是個怎樣的孩子?

龐方國:說句實話,我的兒子真的特別優秀。 2010年入伍,兩年不到就入了黨。因為當兵一直是他的心願,他越乾越好,也越來越喜歡這個工作。他也從來不讓我們操心。我在外面打工,很少在家裡,他媽媽在家。每個星期六,他就跟他媽媽通電話,但一直都是“報喜不報憂”。

北青報:龐題之前提過,自己對未來有什麼規劃嗎?

龐方國:之前兒子說得最多的,就是不讓我們負擔他,負擔生活,他說“以後有他”,讓我不要再出去打工了。

不求其他

希望龍鳳胎健康成人

北青報:48歲再要孩子,身邊人會有議論嗎?

龐方國:我身邊的朋友,基本上都抱孫子了。不好聽的議論是有的,但我們也管不了那麼多了。唯一的擔心就是我妻子身體受不了,她2007年腦梗塞,之後有後遺症,半邊身子都沒有知覺。所以之前我一直反對,但她一直堅持。我老婆一直勸我說,“我們兩個人,走在外面感覺很孤單,別人都有孩子……我們兩個人,年齡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不如再要一個孩子吧。”我也就同意了。

北青報:怎麼想到,通過“試管嬰兒”再要一個孩子的?

龐方國:是問過別人的家屬我們才知道的。他們也是跟我們情況一樣,兒子跟我兒子在一個中隊,(犧牲後)通過試管要了孩子。所以我們前後試了4次,今年5月13日成功的。

北青報:現在家裡的經濟條件怎麼樣?

龐方國:老婆2007年生病之後,不能工作。家裡一直靠我一個人在工地打零工(維繫)。幹的時間長的,一個月能拿3000多塊錢,要是乾的時間短,就2000多塊錢工資。所以現在兩個孩子出生了,我覺得負擔挺重的。

北青報:對兩個剛出生的孩子,有什麼期望?

龐方國:說實話,本身是想要一個孩子的,覺得養一個孩子是個寄託,但沒有想到現在成了兩個。最大的擔心就是怕兩個孩子會受苦,怕別人有的他們沒有。畢竟等他們20多歲成人了,我們就70多歲了,只要把孩子養得健健康康的,就是我們最大的希望了。

本組文/本報記者張雅供圖/龐方國

來源:北京青年報



文章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