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生活 十字路口的艱難抉擇

十字路口的艱難抉擇


文/洱海扁舟

《聞香識女人》 ,一個很有誘惑力的電影名字,念大學時候便有耳聞,然而一直沒能一睹為快。今早沒課,早起打開電腦躺床上欣賞,跟隨著電影穿越到遙遠的美國久遠的19世紀後期的一所高中——博德學院。適逢感恩節,家境普通的中學生查理·西門翻看著牆壁上的招工啟事,想要利用感恩節的假期賺點零用,而富二代的學生哈瑞等人則看不過校長開著豪車上班,正醞釀著一場惡作劇。

查理作為唯一一個去“面試”的人順利找到了他的感恩節工作——照看一位怪脾氣的退役的盲人中校弗蘭克,而當天晚上他和同學威利斯偶然看見了哈瑞等人在路燈上佈置裝了白色油漆的氣球將要用於惡作劇的全過程,此時的他還不知道這件事會發展到關乎他的人生前程的地步。

第二天惡作劇成功上演,校長一人一車盡被淋得一身白色油漆,眾目睽睽之下引得舉校哄笑,斯文掃地。他勃然大怒之後卻又抓不到始作俑者,在得知威利斯和查理是目擊者之後詢問了二人,然而威利斯本來幸災樂禍,表示無可奉告,查理認為不能出賣同學便也守口如瓶。校長無計可施,表示要在感恩節之後召開全校大會了結此事,若到時二人還是不供出惡作劇的真相便將他們一併開除。

在支開威利斯之後,校長更是誘之以利,告訴查理如若他能告密便能保送哈佛,讓他在感恩節假期間好好考慮。對於一個普通高中生來說,這是一個莫大的誘惑,然而單純的查理猶疑不決,他內心不願出賣同學換取前程,而威利斯也告訴查理要站在同一戰線,不告訴父母,也絕不能出賣朋友,儘管這在他自己卻一一沒有做到。

帶著這意外的煩惱,查理去“上班”了,他原以為會在弗蘭克家照顧他平靜地度過感恩節,然而此時對生活已經失去了希望和勇氣的弗蘭克卻在悄悄醞釀著一場瘋狂後的自殺。他打電話、訂機票,迫使查理和他一塊去紐約,調侃空姐、談性、住豪華酒店、找一流女人,弗蘭克的肆意妄為讓查理大吃一驚,接著他們還在感恩節當天去了弗蘭克哥哥家參加家庭聚會,於弗蘭克來說,這是他計劃的一部分,是死亡前和家人的道別吧?結果卻是不歡而散。誰也受不了這個瞎了眼的壞脾氣的退役中校,大概如《變形記》中格里高爾變成大甲蟲之後的感覺吧。

查理看到了弗蘭克的幽默和豪邁,卻也看出了他的寂寞和絕望。他時常微笑著,然而也向弗蘭克傾吐自己的苦惱,學校的事給他出了一個道德難題,拷問著他的靈魂。弗蘭克以自己的豐富的人生經驗為查理分析,並一一應驗,然而查理終歸還是下不了決心,弗蘭克知道他終將在生活中吃苦,然而內心裡也欣賞著這顆不受污染的心。

弗蘭克總有出其不意的行動:搭訕,與美麗的姑娘舞一曲探戈,飆車,開著法拉利迎來警察的質詢……查理則秉持著自己的責任心,或許還有些許的同情和依賴,滿滿的欣賞和欽佩,不離不棄地陪護著這個盲眼的大叔。

瘋狂的日子行將結束,弗蘭克將槍抵在了頭顱,活在無盡的黑暗、寂寞、絕望的日子終於要結束了,生存還是死亡,顯然前者對他來說更為艱難,他想要選擇一條容易的路。人生的重壓之下,成熟機智、飽經風雨的弗蘭克也有如此脆弱的一面。然而聲淚俱下的查理說服了絕望的弗蘭克,讓他重拾了生活的勇氣。他放下了槍,倒上了酒,又開始惦念起女人。選擇業已做出,生活又是另外一番模樣。

而現在輪到查理做選擇了,全校大會召開,如法庭般的嚴肅氣氛中,威利斯和查理將面對校長的審問和質詢。威利斯在有權勢的父親的陪同下,做出了閃爍其詞的招供,而查理則堅持自己的原則,終究沒有向校長屈服。儘管他知道他將得到的是什麼,或者說,失去的是什麼。校長怒不可遏,決定給予查理開除處分。

而此時,坐在一旁的弗蘭克說話了,他比校長更為憤怒地譴責了其賞罰不明的行徑,並對查理不受污染的心,正直而勇敢的靈魂給予了高度評價,醜陋的靈魂比之殘缺的身體更加可怕,“ 靈魂是沒有義肢的 ”,慷慨激昂的據理力爭扭轉了局勢,改變了委員會的決議,更贏得了在場學生的熱烈擁護。

年輕的查理救下了絕望的盲眼大叔的生命,而此刻,老練的弗蘭克挽回了差點被開除的後輩的前程。一場短暫的相遇,完成了一老一小彼此的救贖。 “ 一片樹林里分出兩條路,而我選擇了人跡更少的一條,從此決定了我一生的道路 ”,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上,他們都做出了艱難的抉擇,勇敢地生,勇敢地堅持原則,哪怕要付出巨大的代價,天寒地凍,路遙馬亡。

左岸記:人生問題分兩種:一種是你必須獨立解決的;另一種是需要求助家人,合力解決。你或許解決不了自己的問題,但卻是別人的解決方案。別人或許無法應對自己的人生難題,但擺平你的,輕而易舉。人,才是世界上最完美的答案。要獨立,要自主,但任何時候不可以讓自己陷入孤絕。

當你的麻煩,只涉及一個人時,努力自己解決;當你的麻煩,涉及到不止一個人,尤其是涉及到群體時,已非你個人能夠解決。保持與家人聯繫,讓家人做你的後援團隊,讓父母做你的智囊。



文章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