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比特幣 吳雲:中國不應放棄虛擬貨幣...

吳雲:中國不應放棄虛擬貨幣高邊疆


作者按:

我們個人同意SEC(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的分析,也即虛擬貨幣具有證券的典型特徵,如果要對公眾投資者發行必須履行證券發行程序的要求。我們也贊同中國監管機關的觀點,也即目前的虛擬貨幣發行對像是公眾投資者,這些投資者沒有相應的辨識能力,也缺乏相應的風險承受能力;我們也讚賞中國監管機關維護市場秩序所採取的措施。我們只是在戰略層面上,探討規範發展虛擬貨幣對國家的重大戰略意義。

汽車誕生後,交通事故更加慘烈和頻繁,我們要做的不是禁止,而要建立產品規則、交通規則來規範交通行業。

一、虛擬貨幣高邊疆給中國提供了問鼎國際貨幣主導權的彎道超車機遇

在現有的美元體系之間,美元成為世界貨幣之錨,在不發生全球格局結構型改變的基礎上,這種貨幣格局是不會改變的。在沒有戰爭暴力改變全球格局的情況下,革命性技術是和平手段彎道超車的契機。

中國有巨大的實體場景優勢,但是,這種優勢沒有在中國的貨幣權力中得到體現。這種場景優勢包括: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大宗商品採購國,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商品出口國,中國是世界上消費者最多的市場。另外,中國還有“一帶一路”這樣一個新增的場景優勢。但是,離岸人民幣市場由於種種原因一直發育不良,在近年來人民幣貶值壓力增加的情況下,人民幣跨國結算進展遠低於預期。這些原因背後的根源是美元的世界貨幣主導權地位難以撼動,中國的匯率和央行資產負債表最終受制於美國。

要獲得與經濟地位相匹配的貨幣話語權,虛擬貨幣是中國不可多得的彎道超車機會。和馬車世家比拼最好的方法不是研究馬車,而是直接通過汽車做跳躍式超越。

二、中國巨大的市場和豐富的運用場景使得中國可以引導全球虛擬貨幣走向

今天,如中國的互聯網+產業,儘管不可否認美國在基礎技術領域還有優勢,但是,由於巨大市場的場景拉動,中國至少在互聯網運用方面完全甩開了美國。在比如,2G時代的專利主要被西方國家把持,在3G和4G時代中國逐步展現優勢,但5G領域中國取得了壓倒性優勢。

總結二十年來彎道超車的經驗,一是中國的人才優勢,巨大民族創造力。這是在上一個十年的互聯網+時代被反复證明的事實。中國人民巨大的創造力將互聯網滲透到生活和生產的各個領域,從支付、購物、送餐到各種共享經濟,中國遠遠將這次技術革命的發起國美國甩在在後面。

中國創造力的發揮建立在巨大的場景優勢之上。互聯網時代,我們不得不承認,美國人掌握了大量尖端技術,時至今日這種優勢也是中國難以在短期內超越的。但是,中國國內巨大的市場可以支撐多種創新型應用,以中國的互聯網移動支付為例,中國龐大的人口和多樣化的需求,催生了中國移動互聯網支付技術的不斷改進。

三、堵虛擬貨幣不僅堵不住,而且等於放棄了監管權

虛擬貨幣是堵不住的,堵的結果只是交易轉移到國外,交易至於國外的監管之下,等於中國拱手放棄監管權。各種及時通訊工具使得買賣各方可以實現溝通,網絡限制也根本無法阻止這些專業人才。如果交易所在中國,中國完全可以將監管權植入虛擬貨幣交易中,通過對交易的監控逐步發展並總結對虛擬貨幣交易的各種監控技術手段和相關監管規則。而且,由於虛擬貨幣是跨國的,通過對虛擬貨幣的監管,中國的監管權通過虛擬貨幣延伸到其他國家,如同美國通過對美元體系的控制將國家權力延伸到全世界。在中國的交易所交易的虛擬貨幣越多,中國的監管權就越大;在中國交易所交易的貨幣涉及國家越多,中國監管權延伸範圍就越廣闊。據統計,中國的虛擬貨幣交易量曾經達到世界的三分之一,也就是說這本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給挖礦設置障礙,等於剝奪了中國在虛擬貨幣的發言權。很多虛擬貨幣玩家利用中國西部廉價水電的優勢,大規模挖礦。從公開資料看,中國虛擬貨幣玩家在國際有影響力的比特幣等虛擬貨幣世界有舉足輕重的發言權,一些玩家甚至是世界級大佬。

四、撬動中國的運用場景優勢,將中國監管權附著於虛擬貨幣高邊疆,從而問鼎國際貨幣主導權

2015年以來,由於疊加了中國資本外逃的風險,一些比特比交易平台相繼受到限制,供挖礦的廉價水電在在最近被停止。關閉中國境內交易所等於放棄了監管權,停止提供廉價水電削減了中國在虛擬貨幣的發言權(中國挖礦成本提高,控制虛擬貨幣量減少)。這完全是一種堵的政策,說到底就是要將中國完全從虛擬貨幣中脫離出來。

只有將國際資本吸引到中國監管規則允許的交易平台、支付系統中,中國的監管權才會植入到虛擬貨幣中去。例如,中國按照反洗錢規則設立身份識別制度,中國的國家權力等於植入到虛擬貨幣世界中去;通過對交易所的監控,中國掌握了虛擬貨幣的流動路徑。如果中國監管權掌控下的虛擬貨幣成為虛擬貨幣中的硬通貨,中國監管機關可以獲得美國財政部那樣類似的世界性金融管轄權,對相關人員實施定向制裁,如採取凍結其虛擬貨幣資產、禁止其他買家與其進行交易的措施。

五、在前個階段對違法犯罪行為堅決打擊、清理的基礎上,應當建立監管規則,重建規範市場,開正路堵邪門,既控制虛擬貨幣泡沫化對中國的影響,又要建立監管規則植入中國國家權力

一是參照適用外匯管理規則,對跨境交易採取結匯政策和其他外匯管理政策,從而防止虛擬貨幣成為逃避外匯管制的渠道。如設立資金進出的冷卻期,防止快進快出;保留隨時開徵徵收所得稅的權力,從而有效調節市場。

二是中國交易所的結算必須使用中國銀行,且必須服從中國監管規則,從而建立跨虛擬貨幣和金融體系的資金監控體系。以反洗錢等規則入手,確立身份登記制度等,從而在數字貨幣的交易中植入中國國家權力。

三是鼓勵向外國投資者進行ICO並大量鼓勵外國資本來華投資虛擬貨幣,使得數字貨幣成為中國爭奪國際資本的重要平台和製度優勢。

四是設立跨部門的專門監管聯繫會議或專門具有集合多種權力的專門監管機構或委員會(包含外匯、反洗錢、證券發行等權力)。

作者簡介:

吳雲,男,1981年生,安徽無為縣人,合肥市第一中學畢業後考入中國政法大學獲法學學士(民商法)、法學碩士(國際經濟法)、法學博士(比較法)學位,博士期間在北京大學同時修讀經濟學雙學位;後赴美國留學,獲得紐約大學經濟學碩士學位、賓夕法尼亞大學法學碩士。具有中國(公職)律師資格、美國紐約州律師資格、FRM資格,並已經通過CFA第一級和第二級考試。曾就職於中信證券、平安銀行,主要從事投資銀行相關業務,先後參與或主導多個融資項目;於2015年考入中國人民銀行,就職於條法司主要從事金融監管體制研究、金融監管相關規則的研究和製定,後轉入反洗錢局主要從事反洗錢國際合作業務。長期關注國際金融市場和美國的監管政策,尤其偏好從大周期視角分析金融市場和國家戰略。

作者:吳雲來源:微信公眾號:陽光理性(http://mp.weixin.qq.com/s/jkbnhWRfVxtnq-enIiUiqw) 版權聲明: bync"sa作者保留權利。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巴比特立場。



文章來源